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呀哈哈哈也来八!

写完《马上少年过》总共2w1,长长吐一口气。是好朋友就给我看一遍哟!字字刻起来都是血……

然后听花田浅笑提了一句被八了,半夜偷偷溜闲情看贴。
-v-看到一半发觉我不了解国内的市场了,原来出本子那么多,为何我的记忆就似乎停留在了2003年……
嘛,所以来八,且只谈同人,不谈原创耽美那堆更搅不拎清的事儿。

1:对朋友要信任。
2:对敌人要记仇,不是报复,是敬而远之。

事件一:古老的网王回忆
同人圈其实第一个真正开始混的是网王,因为认识了人才叫混,拉我的人是haru。
网王同人圈当年比起现在不知哪个时候小白多些,或许一样多。小白其实并不可怕我也小白到死去活来。真正让我崩溃的是:嗯,由于我当年在原创结下的疮疤是(那时候还有观世录)最讨厌别人私传聊天记录。不是那种花痴讨论或者文学探讨,ok,你说了句A,一天之内你会发觉全部的人都知道了还有人以此攻击吵架。
网王圈子最怕haru,因为她到后期不管是由于个人感情还是生活压力什么的情绪化到无以复加歇斯底里反复无常,说白像个娇贵的公主希望所有人都依她的意……
现在想起来那是青春期吧……
网王圈子里最怕我的是堂前燕,就因为她非常触霉头的在一个紧要关头私传了我的聊天记录。我当时也年轻呀愤懑呀,见一次打杀一次,高兴起来去一顿胖揍,解气。不高兴起来去胖揍一顿,宽心。心情普通的时候合同丫头去胖揍一顿,痛快。
现在想起来那也是青春期……
现在我至少学会了即使不喜欢(还是在说haru因为薇丫事件就是个心结),敬而远之,搅扰对双方都只是痛苦。

haru,敬而远之。
堂前燕,敬而远之。

事件二:《皆杀》
第二个应属钢炼,认识了臭氧空洞。在这个圈子里我基本没结交什么人,因为身边有浣儿?不知道,但是最后基本断绝此圈的原因说起来很可笑。因为我当时突然翻到红零的文,很迷她的开始翻旧文……然后突然翻到一篇开始拉着薇丫哭。
这无论给谁看都是抄袭。那个长篇名字我都忘了,只是记得丫头笑着说:我要没看过你的《皆杀》看这篇应该会满喜欢满感动,看过了你的《皆杀》而且知道那篇比这篇早好多,我就只想狂笑了。
对呀姑娘你文笔明明那么好何必咧?我是说我那么在意是你连后记也抄了,我最得意的就是后记数了所有CP一共写了33个cp然后鞠躬下台说再也不写网王文了。你何必也在后记数了十几个CP然后鞠躬…………继续写下面。当时我正好在写个什么钢炼文,随手把名字改成《独活》来纪念《皆杀》被哗掉。
事情到这里倒没什么,我找钢炼同好会的站长和斑竹投诉要求撤文,之后几天被一知道内情的mm拉住给我看截图:站长狐狸C.D.J.在斑竹区扬言说“她敢找上来看我不骂得她狗血喷头!”
呀哈,当年我还火气很盛,不,主要是因为我已经偷窥了狐狸C.D.J.自己的网站很久了并且非常喜欢这个人,属于有点崇拜级别的。而且我非常喜欢红零的文。所以我自然干脆找人联络了狐狸C.D.J.要求当面问个清楚。
直到如今我还非常迷茫是不是我在原创界得罪了她的什么马甲或者她的朋友的马甲,总之她果然一上来就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你不就是那什么露西弗的那瞬么?!你多厉害多能干所向披靡怎么怎么样我们哪敢得罪你呀但是你说撤文就撤文这事儿我们管不着你怎么证明她是抄袭?!你怎么证明不是你抄袭她呢?!我才懒得看那文忒长你给我证明……”我当时居然特天真纯良的说“我很崇拜你,非常喜欢你的作品,所以被你这么骂很难受……如果你不看那个文我也没法交代但是我有两个人具体的发文时间”最后对方流水般哗啦啦因为msn对方几个人我拉了浣儿旁观最后我不行了对她说你帮我撑着,她对我说“我对狐狸C.D.J.印象一向不错的呀怎么接触到真人居然是这样评价下降了我们走吧?”
-_-姐姐我也纳闷呀,你不知道我特喜欢C.D.J.看她这样第一次面见就指着我骂我心目中的大理石碎片哗啦啦啦掉一地呀orz所以我和浣儿真是战火里的友谊(滚!)她几乎经历了我同人圈所有惨烈的事件(跟原创圈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了些)。
反正在关键时候我去查信突然发觉红零君承认是太喜欢《皆杀》那文借鉴太多已经构成抄袭没错同意撤文,泪!大感激!我拿去给狐狸C.D.J.看她突然尖锐质问我:“你怎么不早说?!你藏着故意的吧?!早拿出来我还废这么多话干什么?!”
well,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我似乎起了坏心故意的了,就冲看着你立刻冷漠地叫人删文,然后如见到有毒物质地甩开我走人,我就觉得满腔fans的血都给狗吃了。
喂,C.D.J.姐姐我从前是你的饭但是经历了这次事件以后就再·也·不·是·了。

抄袭嘛,这种事情是需要阿Q心理的,来,跟着我想:
你抄我自然是因为我写的好了,这么赞同我我很高兴,就当个练笔范文。反正双方都不是出版物,是的话咱们另说。
你抄我的只是在抄我旧有的创意,可我脑海里还随时有无数个更新的创意蹦出来,每天都差不多有3个呢一年一千多个。所以,怎么看你都在拣我几年前的旧东西嘛,我已经突破这里的自己,到达更高的地方了。所以旧物请随意。
是不是这么一想就完全释然了……

FOX C.D.J.,敬而远之。
红零,还是满有好感的但是想起那次事儿尴尬的应该是她,而且也有姑娘跑过来在《皆杀》底下留言,看过晴空的红零一篇和这个很类似的,觉得您的好像她哦……
嘛,这个时候以上的阿Q法则也囧掉不能用了,所以敬而远之。


事件三:fans袭来

之后我也经历了这样的那样的被抄袭但高兴的时候披马甲点一句懒的动的时候就装看不见。因为我一直很不喜欢耽美+同人界的那个什么都要授权的劣习。根本不要放在网上拿出去出版的放网上算损失,本来就是要更多的喜欢的人看到非要搞什么转载授权书不是自相矛盾么,所以所有同人文反正都是爱好一律开放转载。所以前几天沙子还在愁苦的“无授权转载”对我来讲毫无影响。


嗯好吧说正事也是最后一个八卦,你看这么多年我憋着堂前燕和狐狸CDJ一直不爆的最后一个自然也没爆过。这么几年最令我郁闷的是一个至今也忘掉了名字ID的罗莉。此人加我的msn以后对薇丫和haru的旧事很感兴趣。我向来对此事不特别避讳,而且知道好奇的人很多如果我不说他们更会接受不知哪里听到的错误观念扭曲真相,所以如果心情好就多讲心情不好就寥寥一两句答复对方。正巧那时心情高涨滔滔不绝,即使是罗莉我也热情到不行,对方立刻非常高兴引我为好友。
谁知——过了一两天?对方突然走上门来一脸严肃:
“我要你告诉我……你,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
“哈?”
“她们说你一直品行不端,恃才傲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擅长以怀柔手段欺骗小女生,(颤抖)你是在骗我?!”
我马上问她“是谁告诉你的?”然后立刻说不用了。
呀哈反正我在网王界把all越那一圈和丫头联手得罪完了,主要是对准了堂前打的时候会变成混战亲戚多她又喜欢瞎传自然越描越妖魔化~
-_-接下来感觉有些受伤的我立刻逢迎她的说法做狰狞状,怪笑了一两下,打了“挑下巴,没错,吾就是在骗你呀!”
“你……你果然在骗我,你玩弄了我的感情!我哭了,我真的坐在电脑前流泪!你实在太可怕了!!!”
总之(所以说我最讨厌罗莉)对方开始歇斯底里,讲了许许多多应该跟负心的男朋友说的台词,扔下我跑了。
我默默地屏蔽删除了对方。
明明受心理伤害更大的是我,我一直都保持沉默直到现在才把它说出来。

姑娘,无论你是谁,那样做都是不对的。

我刚认识花田几天,也有朋友说此人怎样怎样,我一笑了之,这个亏我吃的太深。
-v-,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只要公平地接触评断,总会知道对方的为人处世。你的朋友展示出给你的自然有各种各样的光明和黑暗面,若喜欢她,且请伸开双臂迎接。
凭旁人给予的各种言辞就下判断对此人产生看法那个是prejudice。试想一下狐狸C.D.J.或许也是如此,只要她没接触过我真人,只听好朋友描述便断定我是一个“坏人”并加以“铁处女之刑”。这种刑罚无论是她给予的还是那个罗莉,都令我莫名其妙过后兼记忆深刻,敬而远之敬而远之!!!

近况:平静的geass期和战国期

遭遇反逆的鲁鲁修和战国basara,我都非常高兴,是一见钟情,有本命,有好好混圈子,结交人。
因为这两个的受众第一个必须指定宅,第二个必须指定战国历史通晓+游戏迷。都是属于在日本热的不错在国内却受众相对家教银魂网王什么小的多的圈子,小白也少。
喘气,因此算我混的最纯净最温柔的圈子(一方面也是年纪大了),作品够萌够华丽,朋友够烂够妄想够体贴,读者虽然比起大红大热作品少,但是灵感纷呈而至,试验了各种架空背景,试验了幼年鲁滨逊调教养成,试验了AVG形式的电子小说模式,试验了真田幸村的101种死法(笑),还考据憋出了正史一般的战国历史同人。

嗯,似乎写的比以前又有进步了,还会偶尔鼠绘一下,幸福啊~

PS:最后的最后还要特别提一下幻沙,谁都知道她是墨音阁的斑竹而我是鸭子派,最近我们俩好到她要去墨群里炫耀一下“我和ducky的三妹关系很好哦!”呸,鸭子是我老哥我是他么弟好不好?
虽然我一直对出身问题小耿耿于怀常常调侃她却一直粘上来粘上来粘上来XD,两个人都产生了“诶?这个姑娘不错嘛!”的想法。若是初始便对对方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和偏见,我想无论如何都会彼此抱一份戒心无法发展的那么顺利了。

于是一篇八卦变成了爆旧事顺便鼓励大家好好培养友情的废话。转什么的请随意。
[PR]
by foxmrm | 2008-02-22 06:14 | 無誠意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