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反逆的鲁鲁修]吸血鬼的游戏 The Game Of Vampire 设定及分支结局

最终数值

朱雀调教度:14

鲁 修 罗 尤
12 10 6 9



-------------------------------------


人物设定:



朱雀 主角
17岁的日法混血儿,棕色卷发,绿色眼睛,独自在巴黎谋生,生活非常困窘但乐观向上。
一天在路边捡到一只蝙蝠,对蝙蝠一见钟情?
这只小黑蝙蝠一定是他命运的齿轮上的一个螺丝钉不小心松了掉下来变成的……

鲁鲁修 吸血鬼
外表年龄约17岁,实际大约117岁或者更老?黑色短发,紫色眼睛,老披着黑披风。
得到吸血鬼女王C.C.的高级吸血鬼贵族,傲娇系,可以变身成造型非常可爱的蝙蝠。
对朱雀似乎一见钟情?其实这不就是标准的被虐待体质么…………
初始好感度 1

修奈泽尔 吸血鬼
外表年龄约20多岁,实际比鲁鲁修年轻,60多岁的吸血鬼。
似乎有个弟弟,在已经湮没的旧事里失踪或者去世了。(没有明确给出正面答案)
初始好感度 2

罗伊德 吸血鬼猎人
20多岁的科学狂人兼吸血鬼猎人,妻子是年轻的大小姐米蕾,女仆是蓝发的塞茜尔。
初始好感度 3

尤菲米娅 贵族大小姐
罗伊德的赞助人布利塔尼亚家里的孩子,与米蕾是好姐妹,鲁鲁修和修奈泽尔人类形态下的亲戚。
无论走鬼畜还是纯情路线,都会和朱雀邂逅在花园,只是一个是白日阳光型邂逅,另一种则是朱雀已经变成吸血鬼以后了。
初始好感度 4

卡莲 吸血鬼和人类的混血儿
有着超长寿命和特殊能力的吸血鬼猎人,母亲是人类。
一直作男装打扮意志坚忍的少女,深红短发,身材很好,在吸血鬼猎人来袭章节里出现。

夏历 贵族大小姐(没有正面出现)
米蕾和尤菲米娅的朋友,鲁鲁修的名义上的人类未婚妻。
最后在和跟毛的对决中,被鲁鲁修施了法术忘掉鲁鲁修。

毛 疯狂的吸血鬼
银发红眼,得到吸血鬼女王C.C.的高级吸血鬼,精神很不正常,仇恨鲁鲁修。

V.V. 前吸血鬼王
被C.C.杀死又复活的前吸血鬼王,似乎在所有人来讲都是敌人。

C.C. 吸血鬼女王
不归城的主人

橘子 人造人
人间兵器,用来杀吸血鬼的东西,由罗伊德所在吸血鬼猎人组织研发。

丘维尔 吸血鬼
下等吸血鬼,态度过于认真。

米蕾 贵族大小姐
罗伊德的未婚妻,性格华丽喜欢八卦,其实和罗伊德非常相配。

塞茜尔 战斗女仆
负责照料罗伊德衣食住行的大姐姐,某种程度上似乎很恐怖。

在以鲁鲁修为主角的游戏中,可追的四个人物分别是:C.C.、卡莲、夏历、朱雀,还有隐藏人物娜娜丽,bad ending三种:修奈泽尔、橘子、毛,其中娜娜丽以回忆+幽灵的形式出现,且只有纯兄妹爱温馨结局。



-------------------------------------


调教度已达到4,白黑路线不可能完成,以下应小妙要求放出白黑攻略:

白黑路线:
非常简单,只需要不停的拒绝一切外来诱惑即可,不要有太多好奇心,拒绝罗伊德想把小蝙蝠用作试验品的提议,拒绝尤菲米娅大小姐希望朱雀把小蝙蝠送给她作生日礼物的暗示,拒绝一切危险和不确定因素,尽力疼爱小蝙蝠。
在这一路线中,鲁鲁修过著田螺姑娘般忍辱负重含辛茹苦的生活,每天晚上等朱雀睡著以後,变回人形做饭扫除洗衣缝纫擦地板……
白天有时被喂葡萄/香蕉/凤梨/桃子差点噎死,有时被放入玻璃箱後不小心通气孔堵上了,有时被掉入蓝莓果酱/面粉/火锅/蔬菜汤里……
终於到了满月,鲁鲁修恢复了自己全部的魔力,他抖开披风,恶狠狠地露出所有锋利的小白牙,准备把朱雀吸成干尸。
很意外地,朱雀这次并没有睡著。
“哟!俺没有告诉你俺样是狼人吗?”
然後他把鲁鲁修吃掉了。


HAPPY ENDING

END1


-------------------------------------



调教度已达到8,黑白纯爱路线不可能完成,放出黑白纯爱结局:


终章


鲁鲁修和朱雀因为尤菲的事情彻底绝裂,恶狠狠地大战了一场,两个人失踪在火海里。
C.C.自从毛死后一直神神秘秘的,有一天突然留了张纸条走了,说要去印度还是意大利研究那里的食物。
修奈泽尔对吸血鬼猎人组织非常感兴趣,制造了几个假身份,骚扰人造橙和罗伊德。
罗伊德继续从未婚妻米蕾那里周旋到经费,再和战斗女仆塞茜尔搞那些古怪的研究。
夏历快乐地生活在父亲的庄园里,忘了自己曾经认识过一个吸血鬼。
卡莲过着一边继续磨练自己成为合格的吸血鬼猎人,一边寻找哥哥的旅程。
V.V.暂时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尤菲米娅则被埋葬在她最喜爱的玫瑰花中,柯内莉娅每当天气晴朗,都会坐在散落的玫瑰丛中仰望天空。

然后时光流逝……

《没有后续的相逢》

続かないの出会い
没有后续的相逢,蓝色的



1946年
英国 伦敦


这是战争结束后的第一个雨季。
持续一周的大雨令伦敦变得阴郁,城市里依旧残留著战争的痕迹,许多居民还没有回迁,更多人则保持空袭的后遗症,晚上不开电灯。
临近傍晚,斯米菲尔德广场附近的小铺子里,来了个年轻的客人。

老板从单片眼镜里打量著他,这孩子的年龄绝对不超过十八岁,穿着清洁的白衬衫,下身是卡其布军裤,长筒胶鞋。他有一头漂亮的茶色卷发,发角略长,披在双颊和脖颈后面。长得非常斯文,讨人喜欢,眼睛是特别纯粹的深绿色,像极了有钱太太佩戴的上等祖母绿。

深色的雨伞被他轻轻地搁在进门的箱子边,滴滴答答淌水。
年轻人买了一些面包、乳酪、香肠和水果,铺子老板拿大纸袋把它们装起来,一边和顾客交谈。
他注意到对方那淡淡的法国口音,字母H被说很模糊,语调柔软,显得非常有教养。
“啊!”他猜测,同时也就这么说出来,“先生你一定是个巴黎人!”
年轻人笑了起来:“我是日法混血儿,的确在巴黎住过好些日子。最近才搬到这里。”
老板耸耸肩表示理解,感叹道:“啊!战争!!!”
他把应找的先令和便士放在年轻人掌心了,对方有点拘谨地微笑道谢。

虽然还没到路灯亮起的时间,但是伦敦因为空袭,照明设施大半已毁,有些地方更不安全了。
在离开前,老板忍不住关照道:“您就住在这附近吗?可要小心啦,这一段路的灯都还没修好。”
对方礼貌地回头微笑:“是吗?我会尽量小心路面的。”
“哦,都怪这该死的雨天,要是有点阳光,也不会黑得这么早。您说是不是?”

朱雀抬头望了一眼压在头上这么多年没变的暗色天空。

“我吗?我已经忘记阳光是什么样子了。”


他撑开伞,抱紧纸袋,在雨中前行。

雨水把空气和墙壁染成潮湿的蓝色,沾染上将临的夜幕,渗成非常明亮的孔雀蓝。
朱雀走着走着,觉得场景变幻了,伦敦的雨巷似乎没有这么亮。
但是他停不下来,像被什么牵引着,召唤着,全身的血液在自动为他带路。
他趟过一个水坑,正如趟过静静流淌的模糊岁月。
然后惊吓地扭头,向左侧看去。

啊,的确是在那里的呢,鲁鲁修。

头上披着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抱着膝盖,缩在墙角,那么小小的一团,身上罩着一层淡蓝色的光和雾。
可以看到他的手腕还是那么细瘦,黑色的头发还是那种长短,发尖悬着透明的水滴,每隔几秒钟就悠悠地往下掉。
那水滴仿佛直接打在朱雀心上。

他站在那里,完全不能动作,连习惯性咬一咬嘴唇都作不到。
雨打在伞面上空洞的哗哗声,似乎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声音。
他突然觉得想笑,过了这么多年,这家伙还是老样子。

鲁鲁修抬起头,从他低垂的额发中,露出熟悉的深紫色。

他们的视线对上了。

痛苦的一瞬间,鲁鲁修甩开衣服扑过去抓住朱雀的手。
伞掉了,纸包也掉了,朱雀被按在另一边墙上。

鲁鲁修把朱雀钳到墙里去,全身颤抖个不停。
雨滴顺着朱雀的脖子滑到锁骨,没入渐渐透明的白衬衫里,然后被鲁鲁修突然变得鲜艳的嘴唇吸住。

朱雀微微张开口,想喊对方的名字,却那么无力。
他忽然想起,许多年前的一天,这件事似乎也发生过。

在雨中世界变得模糊,只有对方是唯一清晰的。
那被切断的葛藤,又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带着时间的潮汐。

雨突然下大了,然后再一刻,那里什么都没有。
没有明亮的蓝色,没有鲁鲁修,没有朱雀,只有滚动的苹果和失去作用的雨伞消失在黑暗里。





-end-


END2


-------------------------------------


最终选项C


白主从甜蜜路线:

C “我知道了,我会去把尤菲米娅找回来的……”

朱雀独自冲出去找尤菲米娅,在茫然无序中,修奈泽尔抱着尤菲米娅出现在他面前。
修奈泽尔向他解释,尤菲米娅不知被谁掳去了,他发现她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尤菲米娅可以继续活下去,但是身体会很弱,受不了大的刺激。
修奈泽尔(作为人类的身份他是尤菲的有钱表哥)把尤菲和朱雀带到了自己的庄园,他和罗伊德在这里合作成立了布利塔尼亚的“特派研究所”,专门进行一些稀奇古怪的试验。

朱雀接受修奈泽尔的提议,在这里住了下来,他的魔力渐渐增强着。
他每天傍晚太阳落山就起床,陪尤菲米娅吃完饭,在玫瑰园里散步闲聊。
晚上等尤菲米娅睡下,去罗伊德的实验室陪他进行奇怪的实验和数据测量。
深夜陪修奈泽尔喝茶,进食,滚床单。
凌晨陪战斗女仆塞茜尔洗床单,然后把它们晾起来。
最后在太阳升起前赶去睡觉。

日子就这样平稳普通有规律的过去了,尤菲米娅很可爱,修奈泽尔也足够体贴。
他技巧地令朱雀习惯一切吸血鬼应享有的,捕猎,性爱和各种魔力的使用方法。

在不归城和鲁鲁修的印象几乎都要被修奈泽尔淡化的时候,朱雀凭着记忆回了一趟城堡。
令他惊诧的是,那里是废弃的残垣断壁,没有半丝鲁鲁修和C.C.的气息。问过附近村庄的人,都说那里早就荒芜了几个世纪。
朱雀不甘心地在城堡中四处寻找,他突然发觉有一个已经半废的厅里,墙上有个直径两米多的大坑。
从根本没有玻璃的窗户框中往外望,还可以看得出花圃的痕迹,几丛无人照料的玫瑰开的正好。

朱雀望着月光下的玫瑰,突然很天然元气地笑了。

朱雀知道他终将再见到鲁鲁修。

正如再见到每晚高悬于苍穹的月亮,见到在月下摇曳生姿的玫瑰,去了又来,谢了又开,经久不变。




END3



-------------------------------------


最终选项A

黑白甜蜜路线:

A “……我喜欢……鲁鲁修……变的蝙蝠……”

朱雀向鲁鲁修告白,鲁鲁修少女般地闪着还沾着泪水的眼睫毛,傲娇地无比别扭的表态暂时和好。
他们手拉着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心得不得了。
因为实在是需要睡觉了,两个人在鲁鲁修的房间里面睡了一个白天,并且在此期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黑夜降临了,两人继续手拉手去找修奈泽尔和尤菲米娅。

他们在一个大桌前看到尤菲米娅、米蕾、修奈泽尔、罗伊德在愉悦地打四人扑克,谈笑风生。
鲁鲁修:(激怒)“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前一天晚上,尤菲米娅只是被表姐米蕾叫去她和罗伊德的阿什福德庄园喝茶,修奈泽尔跑去罗伊德的研究所看人造橙Ⅱ。

于是皆大欢喜,鲁鲁修和朱雀继续过着普通的吸血鬼生活。
因为朱雀说了喜欢鲁鲁修变的蝙蝠,鲁鲁修有机会就变给他看,然后很舒服的被朱雀摸头。

后续节选1

“闭嘴!”鲁鲁修给了修奈泽尔一耳光。
“哦!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你这个野蛮人!”修奈泽尔开始哭哭啼啼,一边试图把头缩到自己高高的硬领里去。“克洛维斯他才不会这样对我!他……我受够了!我受够了你们这个傻乎乎的城堡和到处弥漫的披萨味!——我……我要回娘家!V.V.他才是个真正的吸血鬼之王!”
“我说了给我闭嘴,你这个死HOMO!”鲁鲁修不耐烦地咬着手套,“我才受够了你整天像苍蝇看见草莓蛋糕似的围着朱雀的屁股转!去找你的克洛维斯吧!你这个不折不扣的弟控!要不就去人类阵营里找你那个银发的布丁姘头去,别再来烦我!朱雀——把他弄走!”
“YES!YOUR HIGHNESS!”朱雀拽着已经完全没入领子中的修奈泽尔,把他从阳台上扔下去。
“哦……现在总算安静了,我们要不要来点咖啡?”
“不如去玫瑰园摘玫瑰吧,那变态种的花最好全部掐下来扔掉。”
“嘘——你听,夜莺开始唱歌了!”
他们罗曼蒂克地交换了一个吻,一致决定还是做爱。

(以下是一段H,攻受不明)

后续节选2

鲁鲁修最近很矛盾,他坚持朱雀应该学会吸血鬼生存基本技能,但是又坚决不肯让朱雀的嘴唇和牙齿碰触到任何人的肌肤。
于是每天晚上C.C.目送朱雀无措地走出城堡,后面跟着自己的宠物。
不!是假装成宠物小蝙蝠的主人鲁鲁修!!!

鲁鲁修教导朱雀如何吸血,他们这次选中的对象不巧是尼娜。
朱雀满脸抱歉地把尼娜逼到墙角。

“对不起!对不起!”

尼娜歇斯底里地大叫:“不!不要过来!!!!強姦だ!!強姦だ!!!!”

“我还‘布団の中で!’呢!”鲁鲁修讥讽地翘着嘴角笑。

“不要害怕,眼睛闭一闭就好,‘5+5! 簡単だ!’” 朱雀开始摇着手慌乱。
“如来 (二二二( ^ω^)二)ブーン たぁん あぁ~ん!”信佛的尼娜叫的更惨了。
“もう覚悟! 姦姦だ!!!!”鲁鲁修潇洒的一挥手,左眼变成兔子眼睛般红通通的颜色,尼娜应声而倒。

终于安静了,鲁鲁修松了口气,他递给朱雀小刀和针筒。
朱雀:“鲁鲁修,我是真的不会用……”
鲁鲁修:“只要对着插进去,然后再抽出来就好了。最简单的抽插没有人教过你吗?!”

朱雀很无辜的摇了摇头,但鲁鲁修推着他让他面对选中的猎物。
朱雀只好很抱歉地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闭着眼睛像扔飞镖一样对着尼娜投出针筒。

一声惨叫!

朱雀颤巍巍地睁开眼,发觉针筒扎在他身后的鲁鲁修手臂上摇动着。
他不小心手滑了一下,丧失了准头,把针筒扔到了后面的的鲁鲁修身上。

“哦!对…对不起……”

鲁鲁修哭着把针筒拔了出来,这针让他的泪穴失控了……已经足够丢脸了……

他泪流满面地咬着牙递给朱雀刀子。
“你还是直接割破她的大动脉吧,手腕也行,要么就痛快一点来割我的……”

朱雀犹豫着,他居然拿不定主意!他彷徨徘徊了好一阵,最后还是走向鲁鲁修。

“喂,鲁鲁修,我们还是另选一个……”

“不行!!!”鲁鲁修吼叫道,“我们已经另选了太多个!”

朱雀惊吓地一抖,他忘了手里还拿着刀子,颤抖地松手让它当啷一下掉了下去。
刀子准确地扎在鲁鲁修的脚背上。

现在鲁鲁修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都废了。
他镇定地坐在墙角,抬头望着美好的月色,朱雀蹭在他身边哭着道歉,一边试图钻到他的披风里面。

鲁鲁修最后平静地转过头,他的眼皮一跳一跳。
“你从我的伤口直接吸吧,谢谢了,行行好,做做好事,求你了……”
于是天然的朱雀君脱下鲁鲁修的一只鞋子,把嘴唇凑在他流血的脚面上。

(以下是一段H,攻受不明)

后续节选3

枢木すざ子一边听着游戏片尾曲“勇侠青春讴”,一边从电脑前扭过头微笑。
“阿拉,阿拉,不错的游戏哟,LE-LOU-CH--[心]”
前黑百合,现鲁鲁修·Vi·布利塔尼亚,すざ子的准未婚夫缩在角落里冷汗涔涔,用枕头遮住脑袋。
“すざ子,你听我解释……这完全是修奈泽尔那个浑蛋…………”
吱————————!
屏幕黑掉了。

(以下是一段SM)


GAME OVER
強姦か~~ん

END4
[PR]
by foxmrm | 2007-06-29 15:30 | 反逆鲁鲁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