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难受


过大年,XQ爆了一场长时间多角度的大八卦,主题的中心是月关。

我叫她月关是因为我以后已经不想再叫她月月,老虎或者任何昵称,于我:月关此后永远都是过去式。

03年认识的她,这么多年一直交往下来,没断,没翻脸,一直关系还可,已经很不容易。真正觉得疏远是我和住一栋宿舍的黑山老妖有一次谈话,突然发觉她告诉我一件机密让我保密说只告诉我一个,然后告诉黑山老妖同样的事情让她保密,然后我俩就忍着连同楼都啥也不说,过了半年突然发觉她告诉了许多人同样的话已经人尽皆知了,我俩对了质以后面面相觑,此后不知老妖如何,我总是心存芥蒂。

和最好的几个朋友谈起我们所认识的那个月关,基本每个人的印象都是——感觉十分虚幻,不像真实存在的人,好像藏着太多秘密,无论怎么努力要好靠近都没成果。
自从最初一年后联系越来越淡,她身体不好心情不好有一段时间见到我就拖我陪她玩钻石迷情,我并不喜欢且一直有自己的工作,每次总是耐下性子陪她玩叮嘱她早点睡觉好好吃药。现在想起来恨不得抽自己一顿|||||||||||||||||||||

其实这都没什么,打她的电话没人接,问她说这段时间不在北京,这都没什么,或许是机缘不好。

这事并没我什么关系,直到八卦花跑过来要我给月关出头,说认识月关亲友团的确她们是在努力为了月关维护一切。我对证了一些事情后淡淡拒绝掉,有没有危险性另说(得罪是肯定得罪了)我不愿因为不得罪人而敷衍她把自己的真实想法都扭曲掉,群众已经不知道被引导到哪里去了,再说看样子内幕太多出去就是一杆枪啊。

此事发后联系上了鸭子,亲口证实了她和月关的确有更紧密的联系,所发生的事情基本属实,通过电话,月关此人是真实存在的,忽然松了一口气。
同时也十分佩服老大,能够如此始终如一明知道对方是渣攻还要选择相信一个人。我不如她,我做不到,她给我留下的可疑点比让我安心的可靠点多。鸭子有问我相信不相信她起码是生病了,我沉默片刻说:不诅咒,不置疑。

其实透过一层层八卦和从前的种种细节已经能渐渐概括起月关的出身,但是无论怎么概括,我都永远保持怀疑。疑心就是这样的,只要有一点起疑,就不知道在哪一点停止怀疑才好。
她并没有怎么害过我,她只是把对很多人下过的狠话对我下了一遍,她只是把很多人说过的谎对我重新说了一遍。
因为这个,我尽量多花些时间陪她,她说什么我应什么,尽量安慰她希望她健康阳光乐和幸福。
或许她讲的有一半真实,但我不知是哪一半,她最开始告诉我的那些身份等基本认证已经牢牢固定在我的记忆里,就算再怎么改口修补也无济于事。
因为月关的事,把我心里很多的阴暗面都又揪出来了。感情这个事情其实是很绝对的,爱就是爱,不爱的对立面就是恨,否则此人不过是路人。
当众鞭尸的确下等,但是我也在乍闻之后气急败坏恼羞成怒过。如果你告诉我那些最最基础的东西都有问题,如果你在相处的过程中就如此神秘和神经质,请不要哭诉我对你不够信任无法在这个关键时刻站出来“两肋插刀”,我没捅你两刀已经够不错的了!(以上是情绪激动时候的发泄|||||||||||)

不管你沉默,复出。不管你身世是真,是假。现在,你令我从心底里很难过,此后,你的一切与我无关,只当青春一场,好聚好散。

召告天下自己的感想其实是很没意思的事情,写这个只是鼓足勇气对亲朋好友特别是打了鸡血的某鸭和自己有个交待,对于月关这个人的种种存疑和矛盾是如此之多如此一抓一把,简直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所以要么就是事实的确如此完全不需要考证,只要全盘接受全盘相信她就对了,要么就干脆相反落得痛快。
且容我心灵逃避一下,不再相信了。这是我个人的意志和看法,没有如八卦花说的因为其他朋友的左右而被影响,也不会因为未来来自月关方或其他方有任何变故而改变。


那瞬 零九年二月
[PR]
by foxmrm | 2009-02-05 12:02 | 無誠意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