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   2009年 03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梦见鲁鲁修和朱雀了

在梦里看反逆DVD,手边一堆DVD的碟电视里还在放着,标准的一碟2集,放的那集是R2 22.
我的记忆很微妙的骗过了我,制造了新的剧情,还让我相信最后一集依旧是那个朱雀依照约定杀掉鲁鲁修.

22集的剧情是这样的,大家全部闹崩了,纷纷都走极端要杀掉对方,罗罗的geass能力是"阴影刺客"(这tmd我的脑细胞是怎么生长的),具体能力就是能藏在一切阴影中接近目标物当刺客.而朱雀的geass是----隐形+倾听特定目标人物心声(不要问我为何他也有),于是虽然他看不见罗罗但是他跟踪在阴影里的罗罗因为一路可以听到罗罗激烈的心理活动,终于在结尾处,罗罗碰到了鲁鲁修,他好像在开什么哪台knighmare.罗罗还没自我斗争完,刚从阴影里出来,就被不耐烦的朱雀发了一个便当,然后朱雀把鲁鲁修从驾驶舱里扯出来,很上位地跪在驾驶舱上边(鲁鲁修是半坐着的),用手枪对准了他的额头,两人一个对视,火花交溅.
定格,片尾曲响起.....是madder sky.

醒来的时候先挣扎恢复回忆了一会儿,然后冲到电脑前开始放madder sky和continued day.
熟悉的音色飘出来的时候,心脏被什么狠狠的咬了一下,记忆是那样清晰,即使从那天连看了5遍以后就一直没敢看也一样.

不是不痛,不是不爱,我对你的爱已经化作永劫,我会背负着这个geass一直活下去,活下去,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Will you love me the rest of my life?

No,the rest of mine.
[PR]
by foxmrm | 2009-03-26 08:09 | 反逆鲁鲁萌

略讲几句同人

同人写起来是一件特别特别愉快特别特别有热情的事情。
你自己在那里YY一些人物和CP,还写了东西让几百几千个人看了觉得“唔,有奸情!很过瘾!”这种舒爽感是什么东西都难以替代的。
从另一种程度来讲,它又是一件完全没有意义的东西,在热情总有一天要退散后,留下的文字再好也有局限性,对于没读过原著的人来说,它们简直不知让人说了什么。
在写同人的当中,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进步,写文此物虽说厚积薄发,想起来最早最早碰见seeter她只对我提3点:1,每天都写,2,写的更多,3,写的更好。
不管对我还是对她还是对每一个喜欢写东西的人,实行起来都满难的。
写文就是一个长期积累,磨练,挑战自我的过程,在一次又一次的不够完美和偶尔抓到灵感中,才会有进步,从这点来说,能持续地写同人也是件好事,即使非常孩子气。
停下来歇息一两年也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此后写出来的东西和之前写出来的被人评价的不是“有明显变化”而是“明显没有之前吸引人了”,也是一件极其需要警惕的事情。

Anyway,有的写,一直在写,写的越来越好,就是喜事啊!
[PR]
by foxmrm | 2009-03-22 17:18 | 果糖繫纖麗
零碎作诗太多,写诗作词本是余兴,且是多年习惯,倒被某人讲起来觉得太酸。
Anyway,为防有天文字消散,网上做个存档,也不全,某些隐秘的就算了。


半只白鸡番茄汤,碧绿青椒包心菜。
来点牛肉来点酒,花自飘零水自流。


名花可堪持? 遥遥看、沉香亭北、贵妃沉醉。行云流水我自知,同笑人间万事。西南角,朱霞满天。
我见繁花如见卿,留连处,徘徊不忍释。既解语,谁人痴?
一剑纵横大风起。扯云帆,望断天涯、峰回路转。人生百年功与名,且当千金一掷。问天下,谁明吾志?
碧海激荡潮暗生,拍手曰、吾辈皆在此。携长弓,同射日! ————调寄贺新郎


合书君须听。想当年,初涉同人、胆战心惊。写文数篇细思量,稿成且读且行。谈笑间,愧负其名。
但思网王如见卿,伏桌案,草书旧光阴。笔下意,心上铭。
白头新人笑东庭。翻头看,倔强少年,傲然挥拍。飞燕回巢胜负定,哪管遍地生荆。谁能懂,暗涌心情?
自书过往从头订,题记曰,何人作此志:无尾浣,贺茂明。 ————调寄贺新郎 为同人志写



沁园春 就此别过

行云易散,飞光难容,沧海几度。笑红尘如醉,事无两样,人心纷扰,情深殊途。梅条影斜,小径雪阻,白玉堂前谁歌舞。归去来,自柏舟离岸,不忍回顾。
山河万里如故,凭痛饮千杯任沉浮。道我辈天才,素面风流,聚散随意,强极则辱。男儿何在,虚名且去,江东英雄孙伯符!忘长门,千古岂独,司马相如。



一剪梅


自离落处少成句,偶所收获者,皆稼轩东坡一路,自思果不似女儿情态,只堪掷地作金石之声。今郁郁不乐,集结于胸,但仿深闺绣户,却过妖娆穿凿,只付一笑。

别后疏淡音信杳。冷凝胭脂,散绾步摇,暗蹙双蛾不堪描。画衣湿薄,明珰珠小。
机杼细吟声渐悄。闺怨难了,愁情未消,刺到鸳鸯魂欲销。幽思最恼,任性偏娇。



正月十五雪打灯,暮色四合月倾城。
座中豪英古今事,共君一醉到三更。



沁园春 遗半阙 白发魔女传有感

天山悬剑,青海驻马,南望祁连。念优昙奇花,隔世未放,雪凝琼苞,冷浸红颜。凿冰为室,引泉作障,琴棋作伴度华年。



幽居 零五年 仲秋

晨昏山霭浓,曦光漫重重。
寒鸦冷青蕉,孤鹤湿梧桐。
拾柴叹困窘,提笔恨相逢。
朔夜鸣老剑,何日上苍穹。



零四年 秋

秋风萧瑟秋雨寒,抱病容易休假难。
举笔如铅惟艰涩,观文似酱只厌烦。



蝶舞画衣乱,烛短绣襦宽。
堂前痴侍儿,敲断红玉簪。



初冬回杭 临行作

无语看飞光,长夜相离将。
朝云共远志,孤鸟独怀殇。
凤丘歌楚狂,长城忘孟姜。
天风沉如水,随我到钱塘。



食蟹小唱

桂花深处持蟹螯,对君酌酒惟苦笑。
云在青天人远去,但知所去多辛劳。


我辈英雄只欠日,字里行间不得志。
仰天大笑逃出去,怒向悬崖写小诗。



回波词

回波尔时姜苞,牡凤懿演百鸟。
虫二困裹贡号,黄绢邯郸板桥。



零五年 九月廿五日

露寒重阳近,中秋雨水多。
菊乱金披离,竹深绿婆娑。
空山散岚霭,鸠鸟离鹊窝。
登高拒远望,何事不蹉跎。


九九年夏 游云南作卜签

采薇逢伊人,叩石和阳春。
荷锄视归路,桃花落缤纷。
(原:谈酒兴浓处,呼童煮青笋。)
[PR]
by foxmrm | 2009-03-16 11:35 | 隨手亂塗物
很快就要到四周年,不知四周年的时候我在哪里,干着什么。
温柔的怀恋,即使往事已经完全模糊成一片,你依旧在我心中,从未改变。

我是一直在这里的,炜晔。
[PR]
by foxmrm | 2009-03-14 06:11 | 果糖繫纖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