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   2009年 02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KY,KY,空気読めない

我看来要更尽力的约束自己,既然无法开一个后宫把所有想要的人全部拉致以后监禁起来,就不要老是唧唧歪歪,独占欲随时爆棚,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追踪报道,搞什么得不到心得到身体也是好的不过心能不能也……
太下作了喂同学,你几岁了?
不要勉强人家,勉强是没有幸福的。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每耍一次后悔的肯定都是自己。不要乱发脾气,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如果远离我对你比较幸福,那么愿你幸福。

干脆的跑去KY度CHECK:あなたのKY度は 45%です!(数値が高いほど空気読めない人)
そうですが?うううう…对不起,被生出来了真对不起||||||
好像最近空气嫁属性越来越强了,先强制隔离自我一个月不对话吧||||||
[PR]
by foxmrm | 2009-02-25 04:10 | 無誠意紀事

奇幻真不错。

过了许多年终于体会到奇幻的实际魅力。抓了fox^^的不老歌看完以后。
把御我的《吾命骑士》1-4卷看完,下个月会出第五卷隔半年还有第六卷,听起来不错。
我喜欢宏大奇妙的世界观,因为全部都是纯靠想象和设定,只要能看到作者阐述出来的那个世界,实际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但是到了第三卷才渐渐有正经的意思,在第四卷突然转折抛出“主角可能根本是……”,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另一方面我也很佩服作者居然码了那么多字来支持整个故事。
奇幻有个好处就是无论吃多少作品,它和你自己的想象力都是两回事,没有武侠的金古梁封顶。
说到金古梁:

冬风折尽花千树,尚有幽香放上林。

三大家只剩唯一,查良镛先生想起从前报社手谈的知交,不知是什么样的心态。
[PR]
by foxmrm | 2009-02-16 09:11 | 果糖繫纖麗
龙贼和沙贼饥饿的要鲁鲁修和朱雀的故事听,花了三分钟给一个睡前故事:

南北战争时期南安朴顿的奴隶市场,鲁鲁修和朱雀相遇了。
他俩实际都是自由人,一个是冒名顶替的极恶囚犯,连环杀掉的第一个人是被人打成筛子的娘亲最后一个是自己穷凶极恶的老爸,另一个是度海而来被骗的东亚混血儿。

他们俩被卖到一个家族的棉花种植园,基诺是领主,表妹是尤菲。
大家都喜欢坦率正直的朱雀,尤菲对朱雀特别好,他俩几乎坠入了情网,但是鲁鲁修不允许,某个舞会的夜晚他把朱雀骗到森林里强奸掉了。
在同一个夜晚舞会发生奴隶暴动,尤菲惨死。
朱雀想为尤菲报仇,但是他不知道该恨谁,奴隶们是被压迫的,尤菲是纯洁无暇的,他几乎开始自虐。
鲁鲁修冷酷地嘲笑了他,把他扔上通往自由的黑船。
鲁鲁修接着利用自己的geass冒充州长举办大型聚会然后放火烧死所有在场的奴隶主。
他坦然被抓了起来,处以挖掉眼睛然后吊死的极刑。

朱雀坐船离开了南方,来到北方参加了军队,他过的很平静,还在参战后得了两枚勋章,受到高等教育。因为geass的缘故,他很长命,根本就没有想起鲁鲁修。
只是老了写回忆录的时候,他用鹅毛占着墨水静静书写。回忆那血火交织的战争间隙,他总是稍稍离开战友一些,抱着枪默默坐在火堆旁打盹,盯着明艳忽红忽紫的火焰,幻想有个人的手臂从后面紧紧拥抱住他,即使不知道那是谁。
[PR]
by foxmrm | 2009-02-12 00:57 | 反逆鲁鲁萌

给44的信

最近两天在跟fox^^聊天,顺便吃了她所有遗漏的文和一些创意和设定。

这种聊天是很益智的,让我的脑海里每天匀速运转的某几个故事以奇怪的周转率不翼而飞,不得不拣回从前的各种设定,大纲和创意看个一下两下。

果然每个人都放出了冰山的一角在外面,把大部分灵感胎死腹中或者掐灭在萌芽状态了,有写出来的也是默默搁置不容他人窥视。

为了怕忘记——这段时间一直在幻想魔族的亲兄妹,哥哥喜欢干的事情是认一个妹妹赐给她一定力量,然后把亲生妹妹当贴身女仆陪嫁到另一个有名的家族或者国家去,然后他们会里应外合手段毒辣的血洗整个嫁到的国家。感情处理方面我认为有赌气和宿命的成分,起码这么干了一两次以后妹妹就在不停的反抗着。可哥哥他是个暴君,他需要把妹妹当作一个下等生物和一个精巧的零件那样搁在身边。

可和fox^^交谈过以后我又觉得青梅竹马+主角+主角的妹妹才是最经典的相处模式。

我得说这种不听指挥的思想乱飞实在是有点讨厌又令人兴奋,硬要说的时候:好像把手插在口袋里夜间散步的时候被星星掉下来砸中了,然后发觉星星既可以发光又可以吃,但就是太重了没法把它搬开。
[PR]
by foxmrm | 2009-02-09 06:45 | 無誠意紀事

心跳GS,耻!

呜哇我实在是太无知了。
-.-我从不知道心跳GS里面的皇冠居然分四级而不是三级,本来以为只有大,中,小三种。结果在坐等全语音版1的时候干脆把剩下的3-4个纯友情结局全打出来就是全ed全cg了,这样一边想一边打的我在摸来摸去的时候。
赫然发现守村的最大皇冠居然又升级了||||||除了最大皇冠以外还有音效pikapika和一闪一闪的小星星环绕。呜哇——叶月王子我对不起你,我虽然给你弄了个最大皇冠但是居然没有闪星,笑。
十分好奇2里面也会闪星麽?要是的话我一定给teru-chan弄一顶因为闪星的音效实在太耻了XDDD
[PR]
by foxmrm | 2009-02-08 10:04 | ACG感言

真心祝福|||||||

新春祝福送某两个衰人的祝福是今年必衰三十乘三倍,互相诅咒对方是姘头们的一贯乐趣。
元宵节还没过这两个废柴就集体衰惨了,虽然从前它们就体质柔弱不堪一击突然发觉命运之神虽然并不是次次都响应我但是这次说不定是在——玩真的。
所以衷心祝福幻沙君和龙堂未完君在这一年里不管是自己还是家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顺利正常化险为夷地度过去。特别希望小龙的身体能够好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你们两个就多注意点锻炼睡眠不行麽轮流不停的进医院衰并不是人生的唯一目标啊!

诶?我们是什么时候怎么和好的?
-_-这世界上就是有些人让你觉得原则和尊严算什么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PR]
by foxmrm | 2009-02-07 11:26 | 果糖繫纖麗

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

被kelei推了水城せとな的《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因为封面是连任何装饰都没有的两个人,如果是我自己选肯定毫不犹豫地把它跳过去了。
实际看的时候这是一本A+级漫画。给A+级是因为人物塑造成功,情节节奏控制完美,场景和台词经典,感情纠结真实,画面流利优美,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这样说起来好像干巴巴的没有什么感觉,主要吸引我的还是人物和强烈到悲愤充满了各种矛盾却无比激烈的感情吧。
能够这么不可思议的确定给A+的bl漫好像很少,让我再给同样一本打A+一时脑海里翻滚了半天,就算光打A的话那么秋吉菜鱼的《水影三日月》应该可以作A论。也是7年以后才可以呆在一起的漫画,但是中间明显有一段黑历史给隔过去了。
这两本的攻和受都性格突出很有人格魅力,特别是攻的魅力——都是美型攻而且无关皮相内里腹黑,实在是不可多得。

因为从不介绍漫画,一介绍起来——发觉自己果然干巴巴的orz
[PR]
by foxmrm | 2009-02-07 10:24 | ACG感言

一笑而过

终于得月关一句言语的时候觉得突然肩上一松。

不管你在哪里过的怎样,不管朋友们各自的立场如何,不管当年此后诸多纠葛是真是假。
当初那段一起走过的岁月不是假的。

月关,即使我已不相信你,心中在此刻还是留存一点温情,一点执念。
上次没好好道别就当这次补上。

一切保重,后会无期。
[PR]
by foxmrm | 2009-02-05 20:06 | 無誠意紀事

难受


过大年,XQ爆了一场长时间多角度的大八卦,主题的中心是月关。

我叫她月关是因为我以后已经不想再叫她月月,老虎或者任何昵称,于我:月关此后永远都是过去式。

03年认识的她,这么多年一直交往下来,没断,没翻脸,一直关系还可,已经很不容易。真正觉得疏远是我和住一栋宿舍的黑山老妖有一次谈话,突然发觉她告诉我一件机密让我保密说只告诉我一个,然后告诉黑山老妖同样的事情让她保密,然后我俩就忍着连同楼都啥也不说,过了半年突然发觉她告诉了许多人同样的话已经人尽皆知了,我俩对了质以后面面相觑,此后不知老妖如何,我总是心存芥蒂。

和最好的几个朋友谈起我们所认识的那个月关,基本每个人的印象都是——感觉十分虚幻,不像真实存在的人,好像藏着太多秘密,无论怎么努力要好靠近都没成果。
自从最初一年后联系越来越淡,她身体不好心情不好有一段时间见到我就拖我陪她玩钻石迷情,我并不喜欢且一直有自己的工作,每次总是耐下性子陪她玩叮嘱她早点睡觉好好吃药。现在想起来恨不得抽自己一顿|||||||||||||||||||||

其实这都没什么,打她的电话没人接,问她说这段时间不在北京,这都没什么,或许是机缘不好。

这事并没我什么关系,直到八卦花跑过来要我给月关出头,说认识月关亲友团的确她们是在努力为了月关维护一切。我对证了一些事情后淡淡拒绝掉,有没有危险性另说(得罪是肯定得罪了)我不愿因为不得罪人而敷衍她把自己的真实想法都扭曲掉,群众已经不知道被引导到哪里去了,再说看样子内幕太多出去就是一杆枪啊。

此事发后联系上了鸭子,亲口证实了她和月关的确有更紧密的联系,所发生的事情基本属实,通过电话,月关此人是真实存在的,忽然松了一口气。
同时也十分佩服老大,能够如此始终如一明知道对方是渣攻还要选择相信一个人。我不如她,我做不到,她给我留下的可疑点比让我安心的可靠点多。鸭子有问我相信不相信她起码是生病了,我沉默片刻说:不诅咒,不置疑。

其实透过一层层八卦和从前的种种细节已经能渐渐概括起月关的出身,但是无论怎么概括,我都永远保持怀疑。疑心就是这样的,只要有一点起疑,就不知道在哪一点停止怀疑才好。
她并没有怎么害过我,她只是把对很多人下过的狠话对我下了一遍,她只是把很多人说过的谎对我重新说了一遍。
因为这个,我尽量多花些时间陪她,她说什么我应什么,尽量安慰她希望她健康阳光乐和幸福。
或许她讲的有一半真实,但我不知是哪一半,她最开始告诉我的那些身份等基本认证已经牢牢固定在我的记忆里,就算再怎么改口修补也无济于事。
因为月关的事,把我心里很多的阴暗面都又揪出来了。感情这个事情其实是很绝对的,爱就是爱,不爱的对立面就是恨,否则此人不过是路人。
当众鞭尸的确下等,但是我也在乍闻之后气急败坏恼羞成怒过。如果你告诉我那些最最基础的东西都有问题,如果你在相处的过程中就如此神秘和神经质,请不要哭诉我对你不够信任无法在这个关键时刻站出来“两肋插刀”,我没捅你两刀已经够不错的了!(以上是情绪激动时候的发泄|||||||||||)

不管你沉默,复出。不管你身世是真,是假。现在,你令我从心底里很难过,此后,你的一切与我无关,只当青春一场,好聚好散。

召告天下自己的感想其实是很没意思的事情,写这个只是鼓足勇气对亲朋好友特别是打了鸡血的某鸭和自己有个交待,对于月关这个人的种种存疑和矛盾是如此之多如此一抓一把,简直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所以要么就是事实的确如此完全不需要考证,只要全盘接受全盘相信她就对了,要么就干脆相反落得痛快。
且容我心灵逃避一下,不再相信了。这是我个人的意志和看法,没有如八卦花说的因为其他朋友的左右而被影响,也不会因为未来来自月关方或其他方有任何变故而改变。


那瞬 零九年二月
[PR]
by foxmrm | 2009-02-05 12:02 | 無誠意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