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   2008年 11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やさしいのこころ

在考试和论文中循环ing,感觉很有趣。我到底是有能还是无能呢。
总之先往前走再说。

我还是无法从“鲁鲁修的死”中释怀,干脆就记一辈子好了。里边疼比外边疼,果然疼的多啊。

又想了一下,如果庄羽的朋友兴高采烈地跟她说“喂你猜怎么样我今天去见郭小四了他真是好~可~爱~哦~(心)”,是什么状况。不掀桌那叫没神经,嗯。

BTW:我也想你们,嗯。
[PR]
by foxmrm | 2008-11-23 09:11 | 無誠意紀事

很成功

事件圆满解决,只是用的方法有点离奇,普通人不可效法。
那两只乒乓撞墙+理解不能在我考虑范畴外,普通人不是该感动么|||

基督山伯爵说过,人类的智慧就包涵在这两个词里:“等待”和“希望”。

所以就这样再见吧,等待,且怀着希望。
[PR]
by foxmrm | 2008-11-09 12:10 | 無誠意紀事

感性动物

对不起,我还是无法从根本的感性上接受“鲁鲁修已经死了”的事实。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绝对是原著死透党,因为鲁鲁修的意志在最终已经被所有观众所理解,就是死亡,就是零之镇魂歌。
这是他个人的抉择,正如接受这个geass并杀死鲁鲁修的朱雀一样,也是个人的抉择。
理性上我完全肯定这一切,却压根无法忍受鲁鲁修已经死了|||||||||||||||||||||||||||

事实上自从播放当天三天内痛嚎了五次把眼泪流光,我居然没有勇气去看第六遍。
或许我应该用同人自我治愈,但内伤如此,怕就是永远的心结了。

突然理解老婆为啥永远不能释怀杨威利的死亡。

PS:断交,对方连普通程度上的追过来都无,无论是不是我一厢情愿,我想这次都是绝对意义上的断绝关系了,没有反悔和玩笑的成分。被夺走了呢,还是那个人,从一开始就说好了“除非背叛作出不可原谅的事情否则不会离开”,不如从一知道就直接说“这就是背叛,我该走了。”
对不起呢,这是不可妥协的事情,在这一点上,非黑即白。与其慢慢地磨灭在粉笔灰的淡彩里,宁愿决然远遁,相忘于江湖。这对于我们才是最好的结局。

さよなら さぁちゃん りょんちゃん
[PR]
by foxmrm | 2008-11-06 07:47 | 反逆鲁鲁萌

沟通障碍

空间距离是否能造成沟通障碍?

从前不觉得,突然现在在发觉父母找自己都找不到十分焦躁,这种时候除了Faint然后立刻联络还能干啥。
我到底切断或者疏于联络了国内多少关系||||||||||||

好吧,至少不代表我不重视他们,如果最近感觉到我疏于联络,阿门,我是很重视你的呀。

可是,所谓的“重视”、“在乎”又值金几何呢?
我和幻沙,龙堂未完一直在过去的一两年中是很好很好的,但那又如何呢?
这并不妨碍她们在我在国内的时候不来见我,然后在我远离的时候继续很high,并和红零同学异·常·要·好。
好吧是谁都好为何偏偏是红零,这让我觉得自己被替代的完全好笑到哭,在到这里来可以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吵大闹哭着要绝交,且对象既不是家姐又不是kelei,我对我现在还能如此热血激情过家家酒不发表任何看法。

嗯,现在幻沙居然在见到我的脸之前先见到了红零!
真·是·太·好·了。
反正我就是别扭就是傲娇就是又直接又冷淡就是不可理喻就是充满了奇怪的理论就是EQ零就是小学生性格就是把人际关系弄的一团糟。
我真是白痴,软弱到令人一次二次三次碰触底线却无可奈何。

对不起,同学,这是底线,没有下次。

删blog链接,删MSN,解散Q群,删名单,删收藏夹,冷静地删掉一切对方存在的痕迹。
其实切断和人和人之间的联络就是这么简单,剩下的只是要习惯对方不在身边而已。

其实你对我并没像我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从不,根本不,一点也不。
[PR]
by foxmrm | 2008-11-03 08:32 | 無誠意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