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   2007年 10月 ( 1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嗯哼

新添了两个分类:战国美人多,反逆鲁鲁萌,不管是同人创作还是花痴还是考据还是有感,一股脑地扔在这些分类里了,好累

C72本子到了,一共十八本.
总共买了6本basara,12本CG,比例是1:2
其中又有四本黑白,八本白黑,比例是1:2
两本长毛,四本苍红,比例是1:2

结论,我是个有规律可循的人.
[PR]
by foxmrm | 2007-10-27 01:55 | 無誠意紀事

今天画了小幸村,抖

引用看到的话,小红,小幸村就"是一颗小红辣椒,边嚷嚷破廉耻边往你嘴巴里跳快滑喉咙里头了还蹦达一下的小红辣椒"!


c0119895_0423196.jpg


口胡无错呀!所以和小舞讲话的时候随手就描绘了出来,小红,小苍,还有濑户内海夫妇和兔子三成...连SM女王竹中都有画哟!
[PR]
by foxmrm | 2007-10-26 00:43 | 戰國奸情多

-_-潜水

潜水起码一个月.
出没上网几率反而只限于上班了?perhaps.
不好好预备就一定会达不到梦想...而理想主义者就是没有梦想会死的生物.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

比如,面对:是要鲁鲁修的手伴还是植村秀的精华液,我居然犹豫了许多秒.
还有就是对新番绝望了...现在可能还在看的,银魂?家教?现视研?反正都是旧番,而且除了银魂其他的不当周看到都无所谓.
-.-如果任何一部动画既比不上鲁鲁修又比不上神无月巫女,就不要在它身上浪费一秒.
[PR]
by foxmrm | 2007-10-24 03:20 | 無誠意紀事

那瞬のカレンダー

干!这是结婚力判断不是个人能力判定么?!我怎么觉得被一刀刺中心脏了……

那瞬のカレンダー


[PR]
by foxmrm | 2007-10-22 23:02 | 果糖繫纖麗

石田三成对准伊达政宗的三日月给了一扇子。
“你和我们家幸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也记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似乎是小田原围攻战,路过对方阵营,见到一个人在对着空想出来的敌

人挥枪,看上去呆呆的。
这个人浑身绑着红色的甲片和布条,十字文枪的枪尖异常光亮。

一半被茜根染得通红。

闯进米泽城被当作忍者捉了起来。
穿得活像一只红彤彤的龙虾。

“你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他们告诉我奥州的米比较便宜。”
盐和味噌,醋、油和青芋,一些腌茄子。



"就算你变成了一只红色的龙虾,我觉得我还是挺爱你的..."
倾盆大雨里,伊达政宗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对着泥泞中模糊的一团红色说.
要是早对你,只对你说出来的话,就好了.

"其实霸道和笑是两回事."
曹丕擦拭着自己的灭奏,突然没头没脑地对背后石田三成这么说.
夜凉如水,石田三成一副完全没在听的样子,移开罩在灯上的扇子让飞蛾扑了下去.

总之,告白要真剑!
[PR]
by foxmrm | 2007-10-18 18:07 | 戰國奸情多

考伊达、真田二氏

基本是一边笑场一边考据的:

真田信繁(1567-1615),幼名弁丸,全称是真田源次郎信繁,一般加上官位称呼他:真田左卫门佐幸村
伊达政宗(1567-1636),幼名梵天丸,伊达藤次郎政宗,官位的话是大膳大夫.

政宗可以细追到永禄十年八月三日出生(一有九月五日之说),但是幸村由于年轻时的默默无闻,也有生于1570年之说,那么月份和日期就不可考了,但是根据编年阐述的岁数推算,似乎比政宗小几个月.
顺便一提淀君,也就是茶茶,和真田幸村的生卒年一模一样,但是请在此无视她.

以下引用<独眼龙政宗>原文:

“焦虑、懊恼、烦闷、憎恨……此时的伊达政宗百感交集,热血激涌上头顶麻木感使他几乎无法自持,独眼中燃烧着炙烈的怒火,瞬间做出了玉石俱焚的决断。
“为了伊达的家名,父亲请死去吧!!”
政宗吐出了一口血沫,他亲自率众当先拔刀突入。”

天正十二年,十八岁的伊达政宗继位,这个时候正因为二本松辉宗事件,痛失父亲而扭曲着……
二本松辉宗刺杀事件在这里被描写的极为得当,由于是还未脱离少年的青年感,那种瞬间下定决心的决断感和狠辣感反而是年长的人无法拥有的。
人取桥会战时,“当时甚至连政宗本人也奋力挥舞着十文字长枪在前线作战”,这个是青年时期极险的一步。由于伊达势向以亲善西洋文化,以火枪骑兵队闻名,我几乎要忘记他也是可以使用“真田幸村游戏专署武器”奋斗的。

以下来自百度搜索:

“天正十三年(1585),昌幸在上田筑城,为了对付德川军的进攻,真田家必须有上杉家做后盾,上杉派须田满亲给真田家矢沢赖幸发信,昌幸为了表示忠诚,七月,决定让十八岁的信繁做为人质前往上杉家,表示臣从,信繁从此居住在海津城,所以他应该并没有参加此年的上田城防卫战,年轻的信繁深得上杉景胜的喜爱,被授予知行,钱一千贯的待遇。”

关键问题是,这个时候直江24岁,他也就在这个时候和同为24岁的石田三成有书信往来,并且最后在关原合战之前发出直江状,其后幸村又去了大阪……也就是说:或许真的见过面|||

“天正十四年(1586),十九岁的信繁又被作为人质到了大坂城,太阁丰臣秀吉也很器重信繁,授予了信繁从五位左卫门佐的官位,并赐丰臣姓,并担任近侍。
天正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589),丰臣秀吉开始“征讨小田原”,此时,在真田军中已经二十二岁信繁也随军参战,这也是现存的史料中明确记载的信繁的初阵。”
对于石田三成:
“天正十八年(1590年),丰臣率大军征讨不肯臣服的关东相模北条氏。丰臣秀吉的大军围住了北条的居城小田原。同时,石田三成率领的二万五千人大军也围攻了北条家的武藏国忍城,石田三成此时是围攻忍城的总大将。”
对于直江兼续:
天正十八年(1590)讨伐小田原城时,兼续率军与前田利家等的军队一起共同攻占了上野国松井田城、武藏国钵形城,为小田原城的攻占做了贡献。

1589年秀吉攻打小田原,幸村那个时候22岁随军,伊达政宗这边则是:

“天正十七年(1589)的摺上原合战,伊达军两万,芦名一万六千,最后以压倒性的优势大获全胜,芦名义广逃出黑川城投靠佐竹。芦名旧领尽为伊达所有,亦得到南奥州的仙道七郡。”

可以看出远觑着局势意图天下政宗,在不停征讨中也不得不认度局势,处理了母亲和弟弟的内患以后绕越后、甲斐而来。小田原合战开战日是1589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结束则在1590年七月五日。桀骜不羁的奥州之龙来到小田原的事情,也写的非常传奇。

“伊达政宗以一种非常奇特的容姿装束引起了众人的瞩目,贴着头皮的短发、甲胄外披着白麻布织成的阵羽织等都让感受到慷慨赴死的鲜烈感觉。”
“丰臣秀吉偶然向近臣浅野长政询问政宗的样貌,长政答道:‘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独眼、短发,总之是一个非常精干飒爽的杰出人物。’”

读到这里,觉得白衣领死,短发独眼的政宗殿似乎跃然而出纸上了。

接下来真田应该是退回领地,然后是朝鲜合战,十分有趣的是伊达27岁,与丰臣秀吉出席吉野花会,在其中居然得到了和歌三甲。

文禄三年二月二十九日 在吉野举行的赏花歌会上的作品

花愿   
「おなじくは あかぬ心に まかせつつ 散らさで花を 见るよしもがな」

不散花风
「远く见し 花の梢も におうなり 枝に知られぬ 风や吹くらん」

滝上歌
「吉野山 滝津ながれに 花散れば 井堰にかかる 波ぞ立ちそう」

神前歌
「昔谁が ふかき心の ねざしにて この神垣の 花を植えけん」

花祝
「君がため 吉野の山の 槙の叶の ときわに花の 色や添わまし」

可考的是这些,杀生关白秀次死事件,政宗28岁。伊达政宗因为此事对德川家康感激涕零,而对极力主张追究的石田三成等五奉行非常憎恨。
关原合战附带着上田那边幸村昌幸拖着秀忠打,石田三成有关的历史就不考了。可以说这一时期的伊达和真田都在逐渐明了的局势中蛰伏,真田是在纪州九度山困苦地被流放,伊达则是表示对德川的高度忠诚,在江户城兴建豪宅,在兴建新城仙台,开发农业、矿产以及其他保全繁荣自己家族的事情。

“有朝一日必取两代将军之首,扬真田之名于天下……!就在这样的怨恨和梦想之间,真田幸村的青春年华悄然溜走。”

这不知是谁写的语句,如此哀怨。

然后舞台到了1615年大阪,摘录的都是些自我感觉都奇怪的句子:

“幕府于十月发出大阪征伐令,先期抵达江户参阵的伊达政宗被封为先锋。伊达军在大阪冬夏阵显示了惊人的战斗力,片仓小十郎景纲之子片仓重长在道明寺一战中与后藤又兵卫、薄田隼人等名将激战,所率领的骑马铁炮队击中了后藤又兵卫胸部,又兵卫的阵亡使得大阪方士气极度低落,在与日后被赞誉为“采配天下第一”真田幸村所部正面交锋中,伊达军虽然一时撤退,但令敌军丧胆的真田骑兵队也在斯役几乎损折殆尽。大阪于五月十八日落城,德川幕府从此消除了一个最大的隐患,伊达军团的声威天下共知,德川家康在庆功宴上称的伊达政宗为“天下之副将军”,并赐松平姓。自此后,日本人常把勇猛的男子赞誉为“伊达男”。
“这一战,自成年以来未尝败绩的真田幸村认识到了年轻的武将片仓重纲的实力,同时二人也相互间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以至于有传说讲,当天夜里幸村曾出城约见重纲,并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他照料,而这个叫做"梅"的女子后来就成了重纲的妻子…… ”
“随后,幸村又牵出一匹名为"白河原毛"(有白色条状斑纹)的骏马,马身上装备着白色的鞍鞯,其上装饰着金色的真田家家纹"六连钱"。”

很奇异的是,真田的三女梅嫁给了片仓家的儿子,一同跟去的六女和次男也从片仓家,后来六女阿菖蒲嫁给了伊达家臣。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然后是一些伊达政宗的和歌,其中有两首我非常喜欢。

马上少年过ぐ
世平らかにして白髪多し
残躯天の赦すところ
楽しまざるをこれ如何せん

四十年前少壮の时
功名いささかまた自らひそかに期す
老来识らず干戈の事
只把る春风桃李の巵

看到了译本有这样的:

马上少年过,世平白发多。
残躯天所赦,不乐是如何?

四十年前少壮时,功名聊复自私期。
老来不识干戈事,只把春风桃李护。

但是远远不能表达原文的意境。

真田幸村那方面,和歌并没有考据到,反而是石田三成写的《残红叶》,很像在说他。

散り残る紅葉はことにいとおしき
秋の名残はこればかりぞと

译过来是:

未凋红叶诚可怜
凉秋足迹惟余此

石田三成的辞世歌是这么写的

筑摩江や芦間に灯すかがり火と
ともに消えゆく我が身なりけり

比照信长著名的《敦盛》“人生五十年,与天长地久相较,如梦似幻,一度得人生者,岂有不灭者”,秀吉著名的“露と落ち露と消えにしわが身かななにはのことも夢のまた夢”(如露之临,如露之逝,吾身往事,宛若梦中之梦。)总觉得似乎只有政宗的跟他们对照才别有一番风味,或者说,政宗的和歌有真正的霸者去世的感觉。

昙りなき 心の月を さきだてて 浮世の闇を はれてこそゆけ

“伊达政宗早生个二十年固然是有统一天下的希望,但是无论如何,昌幸、以及幸村,他们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可以做英雄,做偶像,但是做不了成功者,做不了统治者。 ”

正如上述所说,人若是将,愿以伊达政宗为主;人若是主,愿以真田幸村为将。
撇开一切关系,这就在我眼中对他们的评价。
[PR]
by foxmrm | 2007-10-17 16:30 | 戰國奸情多
这到底是什么执着的孽缘啊,我对这原著本身还很朦胧呢!
在时断时续醒过来3次的情况下重复跌入一个梦境.
我是纲吉,我是xx的转世,这个xx似乎是个很伟大的灵魂,给我打败的五个对手以及邪王邪后以及六道骸以及我自己等十个人娶了现在的名字以后让我们统统转世到现在来成为十人众.
那五个被打败的人似乎很奇怪,有许多小罗莉,之间还夹杂着日本留学生在街上打工听不懂中文被人欺负于是我跟店主商量好装作盗窃试验他的忠诚度最后他突然发现我会说日语于是感激涕零硬要作我的小弟结果赫然发现他也是十人众之一.
总之最后凑齐十人之后大家统统被打入没有其他九个人的异次元也就是其他时空奋斗,可以寻找出入口集结同伴,但是如果胸前挂的吊饰自己的透明头像被别人拿走或者弄毁以后自己就算输了.当然,6赢以上才算胜利,当然我作为大将胜出也算.
于是打的惨烈,同伴一个一个在未见血的阴谋中牺牲.
鬼知道我为什么会打仗,鬼知道除了六道骸和纲吉以外其他人我都不认识.
看到六道骸的同时,我作为纲吉心想:啊啊,这个人的名字居然是附体在我身上的灵魂取的名字,慢着,这个骸字不是骸然的骸?还是骸骨的骸?
-.-总之,在作着如同附体一般恶心的这种梦以后,不由深刻怀疑梦的人工可能性.
骸你不会是嫉妒DH自己也想来次官配才使用的幻术吧....................
[PR]
by foxmrm | 2007-10-16 11:32 | 無誠意紀事

真田幸村,日本第一兵!

战国无双1真田幸村之章通观.
-v-最后一场太bt了!果然是一代比较残忍......打完一代觉得二代简直是砂糖.

大阪夏之阵,出来真田丸在外面拼命打,然后回城叫门,门不开
大野治长那个该死的文官:"为了秀赖殿下的安全!""底下那个不是真田,是奸细!"
幸村绕远路跑到西门,开了以后劝说秀赖不跑,再出去和伊达打,打完了秀赖就跑回城了...
孤立无援知道这战已经输了的真田开始赤备突击
跑到家康城底下,被紧闭在一个门里不停的打,打了100多人...
所有的将除了真田全部死了...开门可以入本阵...
这个时候我发觉怎么打都没有补血道具,去打守卫旁边那个米袋,也都是空的
然后发觉剧情需要居然全部不给...囧了,血打着打着就黄变红了...红血,德川走人,对服部半藏OMG!只好一边来回逃一边对着半藏激无双
打完以后就是剧情,真田突入到德川面前,在德川面前倒下死去,"日本第一兵"end达成....
打完真田,谜之伊达政宗和武田信玄可用...
武田我可以理解,伊达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看了看攻略,似乎说要通2个人才会出现,恰好通了明智和真田...只能说是RP问题了.

不过这个剧情真的很好...又悲又虐,又没有BL,嗯嗯.
[PR]
by foxmrm | 2007-10-13 23:29 | 戰國奸情多

やっぱり寂しいです.

kelei年底归国,听到的瞬间不知为何有点想哭.
摇着尾巴冲过去,"ねねね...来bj看我."明知道不切实际会被pia开,依旧照自己的任性要求着.
每次,每次,到了最后都是过度依赖综合症大爆发-_-今次也不例外.
我也许会坚强柔韧,也许会世故圆滑,也许会虚伪毒辣,但那都不是对你.
所以若我在你面前显得软弱,蠢笨,犹豫不定,一事无成,请原谅我的幼稚.
一人で寂しい.
一人で寂しい.
一人で寂しい.
一人で寂しいよ,たがら...
不要离开我到很远的地方去,我们的物理距离已经够远了,所以请不要离开我到更远的地方去.
不要对我太冷淡,不要推开我,不要把我忘了.
不要嫌我的感情太沉重,一个人偷偷走了.
わたし 本当に寂しいです.
[PR]
by foxmrm | 2007-10-12 17:15 | 果糖繫纖麗

想写这种类型的

小田原城围攻战,17岁的真田源二郎佐卫门左信繁的阵地和刚刚继承家督的大名伊达政宗紧挨着。
无论是擦枪走火还是一见钟情,经过了一番无大脑的挑衅之后,政宗成功地获得了同样少根神经的信繁的注意。
真田从此以后天天追着他打,政宗乐此不疲。

一直打到关原之战立场不同......
政宗:那你娶你哥哥的女人不就好了么?
幸村:破、破廉耻!
政宗:哦~娶稻姬就是破廉耻,和我这样就不算了么?
幸村:那——不是政宗殿真剑一生悬命地拜托,说不行就死给我看才勉强妥协的么……
政宗:OUCH!Don't speak like this!

于是情人变仇人真田把伊达送他的所有东西丢了回去“还君明珠你去死吧!”
被德川监禁在九度村的幸村发觉自己怀孕了,他含辛茹苦地隐瞒了真实自己养育女儿杏子。

夏之阵

“旦那要我告诉你,以后不能和你比武了。”
瞪着那条眼熟的赤色头带,伊达把咬在嘴里的烟管拿出来一折两半。
“Shit!可我只想跟他打啊!”

愤怒的伊达发出“警告逃妻郑幸村,全国通缉不可逃。”之类的字眼。但是为时已晚,幸村带着女儿逃往国外,搭乘“ORICHI号”去了三国。

以上。
[PR]
by foxmrm | 2007-10-11 12:16 | 戰國奸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