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カテゴリ:隨手亂塗物( 14 )

零碎作诗太多,写诗作词本是余兴,且是多年习惯,倒被某人讲起来觉得太酸。
Anyway,为防有天文字消散,网上做个存档,也不全,某些隐秘的就算了。


半只白鸡番茄汤,碧绿青椒包心菜。
来点牛肉来点酒,花自飘零水自流。


名花可堪持? 遥遥看、沉香亭北、贵妃沉醉。行云流水我自知,同笑人间万事。西南角,朱霞满天。
我见繁花如见卿,留连处,徘徊不忍释。既解语,谁人痴?
一剑纵横大风起。扯云帆,望断天涯、峰回路转。人生百年功与名,且当千金一掷。问天下,谁明吾志?
碧海激荡潮暗生,拍手曰、吾辈皆在此。携长弓,同射日! ————调寄贺新郎


合书君须听。想当年,初涉同人、胆战心惊。写文数篇细思量,稿成且读且行。谈笑间,愧负其名。
但思网王如见卿,伏桌案,草书旧光阴。笔下意,心上铭。
白头新人笑东庭。翻头看,倔强少年,傲然挥拍。飞燕回巢胜负定,哪管遍地生荆。谁能懂,暗涌心情?
自书过往从头订,题记曰,何人作此志:无尾浣,贺茂明。 ————调寄贺新郎 为同人志写



沁园春 就此别过

行云易散,飞光难容,沧海几度。笑红尘如醉,事无两样,人心纷扰,情深殊途。梅条影斜,小径雪阻,白玉堂前谁歌舞。归去来,自柏舟离岸,不忍回顾。
山河万里如故,凭痛饮千杯任沉浮。道我辈天才,素面风流,聚散随意,强极则辱。男儿何在,虚名且去,江东英雄孙伯符!忘长门,千古岂独,司马相如。



一剪梅


自离落处少成句,偶所收获者,皆稼轩东坡一路,自思果不似女儿情态,只堪掷地作金石之声。今郁郁不乐,集结于胸,但仿深闺绣户,却过妖娆穿凿,只付一笑。

别后疏淡音信杳。冷凝胭脂,散绾步摇,暗蹙双蛾不堪描。画衣湿薄,明珰珠小。
机杼细吟声渐悄。闺怨难了,愁情未消,刺到鸳鸯魂欲销。幽思最恼,任性偏娇。



正月十五雪打灯,暮色四合月倾城。
座中豪英古今事,共君一醉到三更。



沁园春 遗半阙 白发魔女传有感

天山悬剑,青海驻马,南望祁连。念优昙奇花,隔世未放,雪凝琼苞,冷浸红颜。凿冰为室,引泉作障,琴棋作伴度华年。



幽居 零五年 仲秋

晨昏山霭浓,曦光漫重重。
寒鸦冷青蕉,孤鹤湿梧桐。
拾柴叹困窘,提笔恨相逢。
朔夜鸣老剑,何日上苍穹。



零四年 秋

秋风萧瑟秋雨寒,抱病容易休假难。
举笔如铅惟艰涩,观文似酱只厌烦。



蝶舞画衣乱,烛短绣襦宽。
堂前痴侍儿,敲断红玉簪。



初冬回杭 临行作

无语看飞光,长夜相离将。
朝云共远志,孤鸟独怀殇。
凤丘歌楚狂,长城忘孟姜。
天风沉如水,随我到钱塘。



食蟹小唱

桂花深处持蟹螯,对君酌酒惟苦笑。
云在青天人远去,但知所去多辛劳。


我辈英雄只欠日,字里行间不得志。
仰天大笑逃出去,怒向悬崖写小诗。



回波词

回波尔时姜苞,牡凤懿演百鸟。
虫二困裹贡号,黄绢邯郸板桥。



零五年 九月廿五日

露寒重阳近,中秋雨水多。
菊乱金披离,竹深绿婆娑。
空山散岚霭,鸠鸟离鹊窝。
登高拒远望,何事不蹉跎。


九九年夏 游云南作卜签

采薇逢伊人,叩石和阳春。
荷锄视归路,桃花落缤纷。
(原:谈酒兴浓处,呼童煮青笋。)
[PR]
by foxmrm | 2009-03-16 11:35 | 隨手亂塗物

Ophelia

研究ing

There's rosemary, that's for remembrance; pray,
love, remember: and there is pansies. that's for thoughts.

依旧认为这两句是Ophelia神智不清把Laertes当成了Hamlet,以上两种意有所指。

There is a willow grows aslant a brook,
That shows his hoar leaves in the glassy stream;
There with fantastic garlands did she come
Of crow-flowers, nettles, daisies, and long purples
That liberal shepherds give a grosser name,
But our cold maids do dead men's fingers call them:
There, on the pendent boughs her coronet weeds
Clambering to hang, an envious sliver broke;
When down her weedy trophies and herself
Fell in the weeping brook. Her clothes spread wide;
And, mermaid-like, awhile they bore her up:
Which time she chanted snatches of old tunes;
As one incapable of her own distress,
Or like a creature native and indued
Unto that element: but long it could not be
Till that her garments, heavy with their drink,
Pull'd the poor wretch from her melodious lay
To muddy death.

这一段实在诗意极了,感觉几乎可以看到飘荡的圆晕和浸湿的薄纱,看到著名的油画里画的眼神不对,简直像一个圣徒升天的样子。Ophelia应该是眼神空芒,唇角露出小女孩一般稚气无知的微笑,嘴唇微张,手指拢着花环继续断断续续唱着歌谣溺死的。(好吧我在YY)还是之前最原始的木版画好些。

HAMLET
I loved Ophelia: forty thousand brothers
Could not, with all their quantity of love,
Make up my sum. What wilt thou do for her?
'Swounds, show me what thou'lt do:
Woo't weep? woo't fight? woo't fast? woo't tear thyself?
Woo't drink up eisel? eat a crocodile?
I'll do't. Dost thou come here to whine?
To outface me with leaping in her grave?
Be buried quick with her, and so will I:
And, if thou prate of mountains, let them throw
Millions of acres on us, till our ground,
Singeing his pate against the burning zone,
Make Ossa like a wart! Nay, an thou'lt mouth,
I'll rant as well as thou.

此处精妙无比,流露出的气氛足可媲美典型的纯歌颂爱情的悲剧而不是复仇剧。即使Ophelia的形象相当模糊远次于Juliet和Portia这些大篇幅戏分的女性,始终觉得S的所有剧本里H和O才是真正打动人心弦的情侣,就像约克荒野中被狂风扭曲了茎梗的石楠花。
[PR]
by foxmrm | 2008-12-13 16:59 | 隨手亂塗物

纯良的小十郎特辑

嗯,2008。
チミの2008年カード
foxmrmの2008年カード
by ふりーむ! 無料ゲーム/フリーゲーム


嗯,恋爱倾向。
チミの恋愛傾向カード
foxmrmの恋愛傾向カード
by ふりーむ! 無料ゲーム/フリーゲーム


我真是一个纯粹的高尚的人呀!

抓住小舞来尝试绘茶again。

因为小舞说构图苦手,所以是我构图底稿,小舞主画我填局部这样的。
于是……嗯……

c0119895_21503694.jpg




于是嗯嗯…………

c0119895_21522443.jpg


然后换成了比较普通的命题。普通的命题1:
c0119895_21544221.jpg


这一张是小舞左我右。

普通的命题2:

c0119895_21562746.jpg


这一张是我左小舞右。

发觉了......我和小舞两个人碰到一起画画绘茶...
1个bt+1个bt=只有更SM没有最SM
(嘛,幸好小十郎不是我的本命)
[PR]
by foxmrm | 2008-02-13 21:43 | 隨手亂塗物

继续来奇异的场景

首先是basara笔头吧……

c0119895_19453888.jpg







c0119895_17315045.jpg

[PR]
by foxmrm | 2008-02-02 17:32 | 隨手亂塗物
来红苍!!!



幸村从后面一把拽住政宗的腰:“政宗殿,小十郎是谁呀?”“幸村,别开玩笑了我得回去……呜!”
幸村几乎是用臂力把政宗硬生生拖倒的,他的手指划过政宗的肋骨,捉住他凸出来的锁骨用力,很疼。“小十郎大人,比我还重要吗?那样的话,就跟我一起忘了他吧。”
政宗倒吸了一口气,想去抽开幸村的手却被他反握住,手指传来的湿濡感,是幸村血红的舌头在轻轻舔拭,但政宗更在意他雪白整齐的牙齿。前一次的痛楚还深深刻印在他的肉体上,这种痛创令他不自然地开始轻抖。
“幸村……幸村,我不回去不行,奥州伊达一族的命可都压在我的肩膀上……”
“今后不再是,就不可以吗?”真田幸村像大型犬一样磨蹭着政宗的胸部,状似撒娇地说,“政宗殿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快乐吧,但是,让我不快乐也不行呢……所以,杂鱼什么的,就交给佐助和真田军吧。”
他说着轻轻衔住政宗的嘴唇,补上一句只有政宗才能听懂的话。“御馆样已经不在了,作为那个的补偿,您也要一直留在甲斐直到同盟期结束这个天下都是您的才行呀!”






………………………………好可怕,哭着跑了
[PR]
by foxmrm | 2008-02-01 22:39 | 隨手亂塗物

丕云谁不会写呀~

阴森森,不就是丕云么.....就因为丕云才在有丕三王道的时候还有三幸,然后政幸就被拆了...继续哼哼哼


·
·
·


赵云眼前一黑,四顾如长龙般蜿蜒缓缓推进的魏军,处处都是魏国的苍色军旗。这时已当正午,阳光照在“潼关”二字上,远望熔金璀璨,连同万里之外的蜀都故主,怕是再也见不着了。
他头脑中嗡嗡作响,心中却是清醒无比,今天,到底是要死在这里了!
赵云咬牙张弓,转身对着最近的一面魏军的大旗,抬手间羽箭鸣空,咯地一声,十来丈外军旗已折。
他腰间近身的佩刀已经砍出许多缺口,再不能用,投在地上,提了豪龙胆,纵马急驰,转眼已杀到旗斗前,抢了大旗凌空一挥,惨叫声中已将一名魏兵活生生挑在半空。


·
·
·


赵云左冲右突,已离中军不远,远望鱼鳞闪烁盾牌重重,护卫着那人,蓝袍长垂,银甲护身,正是魏太子曹丕。
司马懿立在曹丕下手,眼见着主子清锐的剑眉高挑,唇角带笑,却难掩煞气,不禁微微摇了摇墨色羽扇。
“太子殿下,赵云怕是要来了。”
曹丕沉默片刻,忽然哼了一声:“就是要他来。”


·
·
·


曹丕灭奏一闪,冰寒冻气瞬时裹住了豪龙胆向上猛掀,赵云此时已连战了数十个时辰,强弩之末只凭一口气撑住,早不能与实力相距不远的人硬拼,豪龙胆脱手的瞬间已经知道末路。
灭奏急转指向咽喉,赵云微微一笑,就着去势往剑尖上撞去,不想曹丕正于此时撤剑,赵云气竭竟没有站住,直扑在尘土里。
耳边听得年轻的魏太子长笑道:“赵将军太多礼了!”想要撑起来,肩颈上一痛,竟是曹丕使力踩住。
“传令三军,赵子龙降!”说着脚下一顿,赵云再也撑不住,哇地吐出口鲜血……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妈的,把写武侠的口风带出来了,打住打住……
[PR]
by foxmrm | 2008-02-01 14:40 | 隨手亂塗物

呃,血

早上起来拿起纸巾,一股鲜血从鼻腔中飙了出来,滴滴答答染红了——那个出血量……shit!
牙床肿痛,心都凉了半截。
在没有做完自己想干的事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c0119895_11324455.gif



要坚强!要坚强!要坚强!
[PR]
by foxmrm | 2008-01-30 11:25 | 隨手亂塗物

沙贼生日快乐,礼物!

10分钟搞定战国BASARA阿市一张!暗示着你这一年的未来!



c0119895_13264078.jpg



へへへへへ、死ね!!!!!!!!!!!!!!!!
[PR]
by foxmrm | 2008-01-29 13:10 | 隨手亂塗物

鼠绘去死!

因我一直自夸绘画不错(这一点小龙和沙子死也不相信),却不会用PHOTOSHOP不会用绘画板更不要提修图,总而言之就是一切先进的用来绘制漫画的电子产品都不会,想看我的画只能靠拍照(但是拍照也属于先进的电子产品于是我不会)或者僵硬的手控制僵硬的鼠标在初级绘图板上鼠绘。
于是:

那瞬:
喂我现在想画一副画也已经画了
你去帮我画一副电子版吧……
小舞:
诶诶?
啥画啊~
那瞬:
趴,就是鲁鲁修的背影
很窄,底下有更窄的黑影斜着拖过前景
前面是海,海是淡绿色的
远处是淡紫色的天空,然后有无数银色的流星
在右上角有一个已经缺了一半的血红色月球样物体,像陨石,可以看见火山坑
海到岸附近是白色的泡沫,深海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然后漩涡上空是许多白色的光点托出一朵像形的宝石蓝的花朵
仔细看自己的画,为了表现是海边我还在沙滩上加了点粉红的贝壳海螺什么的
郁闷的说,你觉得如何?
小舞:好复杂!
那瞬:………………………………
趴,就是鲁鲁修的背影
很窄,底下有更窄的黑影斜着拖过前景
怎么说,等我随便开了画图粗粗鼠绘一下
小舞:
基本上画面中心就变成那个漩涡啥了……
嗯嗯~
那瞬:
实在是不会PS又不知道怎么用那种先进的工具
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鼠标
你等我对付个十分钟
小舞:嗯嗯不急~
那瞬:
我靠……
因为没有ps,打上去的图层都是单色的
小舞:
要偶传你个sai或者oc么?
那瞬:
sai和oc是什么?
小舞:
都是画画工具……大小大概都20mb以内……
那瞬:
……我不会用,还是完全鼠绘吧
我觉得你会完全不明白我在表达什么了……
小舞:
你用文字偶也只能部分……………………………………………………
那瞬:
整个画面已经变成了奇怪的………………
我表现完了,木然

c0119895_1513926.jpg


小舞:
挺好看的啊!
那瞬:
…………………………………………
帮我重画一副
那个色根本不对吧
我想表达有淡淡透明感的天空
正经的流星群
正经的透明的绿色荡漾的海
正经的发光的蓝莲花
你觉得可能办到么……

所以,鲁鲁修,对不起orz................
[PR]
by foxmrm | 2008-01-28 01:52 | 隨手亂塗物
片头动画可以去死了,ED倒还不错.

武田名产 武田式开门!
武田名产 操作失败!

小红的武田祭,小红果然认不出佐助和御馆样...
所以等幸村打破了火男的面具,倒退了几步坐在地上,惨叫:
"O-O-O-OYA-OYAOYAOYAOYAOYAOYAAAKATASAMA!!!!!!!!!!"
的时候,我真有笑到井喷orz

苍红共斗

苍红的所有过场动画+ED完全似乎在某些同人里面见过
奸情满点,先是对打,然后是一起逃走,最后是一起打boss
last but not the least是月下依依不舍的分手...我咋觉得真的在某个同人本里面看过?!?!
笔头某段实机的时候,真的有转过来,很不舍地偷看对方......

我觉得小红在旁边跟着我打,我都不好意思自己打了
就停在那里,看他帮我打~(少女心~)
打明智和森兰丸那里,他把森兰丸塞在一个角落里面怒殴...
我只用对明智光秀一个人....

两人打完出现第一套染色衣,
我咋觉得笔头带着小幸村走朋克路线了,第三套服全部都是黑漆漆的
好看是很不错了啦,就是觉得你们两个集体走Devil Kings路线了?
[PR]
by foxmrm | 2007-12-01 01:04 | 隨手亂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