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战国无双]不散花风

《未在荒野中》看多了出现的意识流...






不散花风




空无一物的朔冬,我会假装身周开满只属于自己的花。

你的笑容犹如温暖的黄花,照亮了半个世纪。


---


梵天丸抱着纤细的肩膀,缩在墙角下无声的抽泣,不停地颤抖。

“没关系,马上就不痛了。”

梵天丸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细微声音自言自语着。

“只一下就不痛了...”

包着绷带的右眼又传来了熟悉的剧痛,那种腐入骨髓的辗转感令大粒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完好的那只左眼里往下掉,很快在冰冷的冬夜里冻结在衣服的褶皱里。

“だれが......”

“小十郎...乳母......ははうえ......”

不知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喊出母上,梵天丸被自己说出来的人吓了一跳,那艳丽如妖魔一样的女性,在绚幻到看不清色彩的十二单中冲自己微笑。

“梵天丸殿下,你呀,还是死了好。”

以竹签刺穿了葡萄,怀着那种莫测而轻蔑的笑容送入涂染了鲜红色茜汁的双唇中,母上说着令他恐惧,不知道是否该真正执行的话语。

“请将您的另一只眼睛,也就这样还给我吧。”

会被吃掉,会被母上大人吃掉,好可怕...但是即使会被吃掉也想依附过去.....阴冷而缥缈的冬雾聚积在梵天丸的身边,这么微弱的哭声,谁也不会听到吧。



“政宗殿,刚才在梦里,似乎哭了呢。”

从噩梦中醒来,伊达政宗有一瞬间不太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
蜜蜂嘤嘤嗡嗡,他伸出手去握紧对方的手指,满眼都是朦胧的新绿和嫩黄。
有花的影子在鼻子前摇晃,政宗忍不住用另外一只手捉住花枝。

“阿,对不起,居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幸村并没有束护额的六文钱头带,悠闲地松开刚折的花朵,冲他微笑。
很漂亮的望不到尽头的金黄色的花田,在视野中深深地,广阔地蔓延着。

“本来是答应要带你来看花,却让你孤零零一个人。”

政宗花了一些力气才拥住幸村,对方的发间带着菜花和泥土的味道,纯武人的身体坚硬又柔韧,像从未使用过的皮鞭。

“还能记得你,实在是太好了,政宗殿。”

“什么?”政宗愕然。

“让你在花田里等了这么久,该说抱歉的,应该是在下才对。”



政宗松开手,他想起来了,真田幸村应该埋在大阪浸满鲜血的泥土深处,在那血淋淋的荒野之中,而不该在这里。
他记着自己疯狂地砸了布置好的和室,拉开枪栓拽着对方的手指按在枪口上。

“等到了春天就和我回奥州!幸村,你答应过的吧?!”

“你想去大阪送死吗?!”

“我叫你去死!我叫你去死!我叫你一辈子都挥不了枪!!!”

“政宗殿下,在下是一个武人。如果无法拿枪,还不如死了的好。”幸村坚定的声音里有视死如归的觉悟。绝对不能松手,明明来年春天会一起去看花的,我还有东西没给你看,幸村。

仓惶中政宗调转了枪口,还带着火药味的金属贴住对方的眉心。
“杀了你!”他咬牙切齿,狰狞到不行。“现在就杀了你!!!”
幸村只是静静地跪着,任政宗从张狂激动的颠峰坠了下来,任政宗把枪重新扣回腰间恢复冷淡的表情,任政宗一声不吭走出房间。



对呀,其实那些花,并不是金黄色的。

而是红色的,红色的开满了整个河岸,只有花开,没有叶落。

幸村温和的微笑在他面前渐渐地,缓慢地消失,然后变成片片鲜红。

政宗在旋转着不肯散去的红色花瓣中开了枪。

梦醒的时候,花就散了。

世界上哪有不会凋谢的花朵呢,然而只有你的微笑,想重新看到。

不散的花风,我执着的妄念,要是能成真该有多好。



醒来的时候政宗在一望无际的花田里。
满眼嫩黄新绿,有粉白色的蝴蝶飞过来,停在他和那人十指交握的指节上。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年华老去。


这一次,终于握住了你的手阿,幸村。



元和元年(1615年)五月七日,大阪夏之阵,真田幸村布阵茶臼山,以三千赤备破德川数万大军,然终寡不敌众,力尽战死。

宽永十三年(1636)五月二十四日,奥州独眼龙伊达政宗病逝于江户家中。



END



远く见し 花の梢も におうなり 枝に知られぬ 风や吹くらん
[PR]
by foxmrm | 2008-02-11 15:06 | 戰國奸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