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ORICHI无双]激·三成无双(主丕三/ALL三、慎)

激·三成无双





所谓的义和不义,都只存在于个人的本心之中而已。


J'ai dit un mensonge.


“哼,我才不要!”
石田三成沉下脸去,曹丕的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
妲己合着双手,妖丽而天真地微笑着。
“既然要效忠远吕智大人,就该好好地表现给他看,并不是口头答应或者拒绝就能应付的哟,三成。”
她转向前魏太子,求助般地扭着手。
“曹丕怎么看呢?”
“我倒是无所谓。”曹丕挑了挑眉,把无奏倚在桌边。
听到这样模棱两可的答复,石田三成警觉地张开扇面,横在两个人之间。
“你,开玩笑的吧?”
曹丕冷着脸虚劈了一掌,三成立刻用扇子拨开,却被对方一把抓住嘉瑞招福。
“真的那么想跟蛇做吗?那样不妨成全你。”
三成僵硬了一下,瞬间就被对方推着出去。数百或者数千名大蛇众的眼光立刻聚集在两人身上,在这之上则是远吕智本人,感受到由上面来的锐利的视线,像薄薄的刀锋刮削着皮肤,三成不禁垂下眼,伸手向后摸去,用尽可能低的声音说。
“喂,曹丕!你也跟他们一样疯了么!”
回答他的是耳垂上狠狠地一咬,吃痛到啊地一声惨叫出来,三成首先想到的是会不会破相,他愤怒地翻过手腕抽出扇子往后敲去。
曹丕松开三成的扇子,环着他的腰滑到两腿之间,他不想让怀里这个不好对付的家伙有太大动作。在这里惹怒远吕智就糟糕了,相比之下,当众跟女人做在军中并不算特别丢脸的事情,他不会因此丢掉威信。
被当作女人使用的三成则不一样,那些灰白冷硬,蒙着面的大蛇众今后会以如何轻蔑而垂涎的眼光看这位佐和山之狐,已经不言而喻。
曹丕眯起眼睛偏过肩膀,嘉瑞招福不出意料地挥空了,而且软绵绵没太大力道。
看来自己手底下的功夫并没有怎么退步,曹丕微有得意。
三成咬住嘴唇身体前倾,往前和往后都没有退路,妲己在这个时候只会火上浇油,而且远吕智……
“曹丕,你今天做过的事情,不要忘记!”
他发狠抓住摸到自己胸前的爪子,尽量扭过头想警告对方,却看到太子殿下被挡住的嘴角正微微上钩。
“嗯?”
“你!”石田三成神色大变,曹丕很即时地堵住了原五奉行之首想说的话,反捏住他的下巴霸道地缠住准备放出许多厉害台词的舌头。
三成很辛苦地呜呜破口大骂,看上去似乎变成了很有情调的挣扎。
远吕智突然低沉地笑了,似乎兴味高了起来,大蛇众们在发出一种非人类的咝咝声,越来越向两人站立的高台边聚集过来。
好恶心,不光是大蛇一众们,远吕智,妲己,这个世界,还有正在吻自己的这个男人,都恶心到令人要吐。
石田三成觉得自己呼吸不上来,口腔里又热又辣,身体还被对方压制得紧紧的。
你到底要亲到什么时候啊,浑蛋!
三成开始用扇子敲对方的背,曹丕却如磐石一样丝毫不动,还用膝盖硬是分开他的两腿,插进来往上顶。
石田三成终于决定不顾暗中盟友的关系,先撕破脸再说,他的手指伸到袖中,摸到可以瞬间麻痹对方的药针。
下死力咬下去的瞬间,对方退走了。舌头脱出口齿发出很响的水声,三成差点咬到了自己,同时觉得手腕一麻,就这么被反扭住插到自己身上。
曹丕血色的薄唇上,有一道银丝连了过来,三成怔忡地想着嘴唇这么薄,代表人无情冷血,阴险奸诈到极至。
却忘了自己的口唇也是薄利如刀锋的,无论从哪方面来讲。



J'ai êtê frappê par la foundre-la foudre qui s' appelle l' amour.


“你觉得怎么娱乐大蛇才好?”
曹丕细细地在石田三成耳边说,声音里完全没有诚意。
他用双手抱住三成的膝弯,向两边打开,缓慢而坚定地托住身体,持续运动着。在众人面前曝露出自己性器的羞耻感,和正在被当女人使用的震惊感,打击到三成眼前一阵阵发黑。
即使被德川家康倒吊在大阪城门上也好过这样吧,他模糊而绝望地想着,曹丕烙铁般的阳物深深地楔了进来,坚硬到令人痛不欲生。
“好美,”远吕智嘶哑又悠长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样美丽的属于我军的事物,也该让大家摸摸看吧?”
“远吕智大人的部属远道而来,只是这样招待就可以,真让子桓惶恐。”曹丕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平静沉稳到根本不像在情事当中。
“那么就当特别的服务,你们!”远吕智尖尖的带有鳞片的手指一挥,指着手下的妖术队长们,“就去尝一尝我们可爱的军师的味道吧。”
金鬼、水鬼、风鬼、猩猩和蛟……这些动物和妖灵幻化成的将领们,似乎早就看惯了这样的行为,当先向着高台走去。
“开……开什么玩笑……”石田三成努力挪动着麻痹的双手,将大敞着的阵羽织拼命扯回肩头,“和这些……这些东西……”
“这可是在考验你的忍耐度,三成。”曹丕继续悠然地在耳边开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语音,“既然加入远吕智军,不就作好了从非人的妖怪嘴边抢夺食物的准备了吗?”
“哼,尊严比性命更重要!”
“尊严吗?”曹丕装作低头舔食三成的脖颈,“我可是有放弃尊严也非得到不可的东西,和大小姐般娇养的你不同。”
“什么?你不也只是父亲羽翼下的太子而已,说到历练的话……”
“能撑过眼前这关,再来夸耀自己是怎么被历练的吧!”妖术将领们已经登上台子,向祭品伸过手来,曹丕适时地挑过三成的下颚,准确地吻上。

看来只好先和这家伙合作了,难道是妲己先故意在远吕智面前提起这种表演?看来她不信任的,是我石田三成本人吧。烦躁地承受着这种毫无意义的亲吻,三成冷漠地想着,多少把自己抽离了目前淫乱的局面。
冰冷的兽爪触到身体,那种尖利和非人体的肌肤还是令人不自觉地颤抖了,曹丕像是知道他的反应一般,握住他的双手十指相扣。
“什么?”石田三成突然瞪大双眼,“幸村?!兼续?!”
冲自己露出微带憨厚的羞涩微笑的青年,确实绑着缀有六文钱的护额红带穿着真田家的赤备盔甲,另外那家伙特有的爱字兜,和上杉家传统的银色战甲,更是做梦都不可能认错。
他差一点惊跳而起,无力的身体却立刻倒回身后的曹丕怀中。

“三成,忘了跟你说,远吕智大人的部属们可都是幻化的高手,如果受不了可不能叫停哟!”妲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远吕智的宝座旁边,甜甜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远吕智似乎心情大好,捧起青铜兽面樽开始豪饮。妲己提起酒壶笑着在酒樽中注满美酒,台下大蛇众爆发出一阵又一阵高昂的欢呼。

“殿下……真是好久不见……”
熟悉到令人想哭的身影,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身影,那个面带刀疤的男人伸出粗糙、布满厚茧的大手,握住自己最脆弱的部分。
明知道是幻觉,看到自己最信任的军师和朋友,石田三成还是不可置信地瑟缩着,他唯一能作的,似乎只有更加用力地握紧身后唯一确信是真实的男人的手掌。

而此刻在曹丕眼里,则是许久不见的司马懿怀着妖娆而算计的笑,用指甲着折磨着三成的乳首。另一边凑上来亲吻状似无害的青年,则是江东以火计闻名的腹黑军师陆逊。最后那位传说中的天才智将诸葛亮则手握石田三成的要害,微笑着捋着胡须。
魏蜀吴三大军师联袂?真是刺激!可惜没有人能变出周瑜和赵云阿……太子微微感慨着。
听说前田庆次和伊达政宗也都投入了远吕智,能不在这里看到他们,对于三成来说实在是件好事。
这样想着,曹丕的视线扫到数条不知何时蜿蜒而上,儿臂粗细的斑斓大蛇身上。
远吕智终久坐不住了吗?这些蛇应该是他的分身,还是只是他用来催情的道具?

狂宴在此似乎才真正进入开始,深浓的夜色浸染着远吕智撕裂的时空,给悲怆的英雄们心上增添更多消抹不掉的血痕。



Peut-être in est moi qui avait été attaché...


丕太子给石田三成倒了一杯滚烫的茶。

“喂,别哭了。”
“滚!谁在哭了!”
“这种事情习惯以后就好了。”
“习惯——只要是人类,这种事情永远都没法习惯吧。”
“想要活下去,就要忍受这样的事情,或者还是死亡对你这种‘想要永远干净的人’来说简单一些?”
“哼,道义比性命更重要!我忍耐了下来,是因为因尊严而死是义,为了更沉重的目标这样活下去也是义……在这个时空,我还有非作不可的事。”
三成转过脸来,双眼揉红了但是没有眼泪的痕迹,他动了动头上的两只角。“当时你说的我很在意,你的比尊严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霸道。”
“霸道?”
“对,没有成就我的霸业之前,我是不会轻易死去的,无论在哪里,无论是什么情况。”
三成沉默了一会,端起茶杯。
“不能理解你,霸道那种东西,能让所有人都笑吗?”
“哼。”
“喂!你这泡的什么茶?!烫死了!知道什么叫三献茶吗?那是……”
“果然还是大小姐性格,喝杯茶都要挑三拣四。”
“你说什么?!?!?!”



-FIN-


在一边自言自语“フランス語もういい?”“大丈夫ですか?”的抽筋中搅出来的东西。
嗯,三成殿下我对不起你。
本来还想实写伊达×三成,庆次×三成,本多×三成,吕布×三成,触手蛇×三成,远吕智×三成,妲己×三成。
没有写那些实在太好了,默默流泪。
[PR]
by foxmrm | 2007-11-10 18:14 | 戰國奸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