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那瞬状

致HARU小姐:

在下不指望你会看到这封信,不想和你再有对话,纯属发泄怨气,但口吻必须对你.

你太过分了.
两年多前的五月我没有指责你.再往上数那么多破事儿没有当着丫头抱怨你(虽然知道你是不停地对着丫头说我的不是),尽量不提往事,每次谈到你都尽量克制地说"我不喜欢那个人",但是,今天我得知你在百度上开了一个吧叫haru吧,还在那里贴了EDEN第二部以及其他.

请问薇丫不在的今天,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情写下EDEN 2的?
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情继续用haru这个名字的?

当然,为死者搞得自己不开心,成天伤春悲秋我不赞同.
即使对方离去,该大笑的时候还是该大笑,该喝花酒还是该喝花酒.
但,小姐,请容许我唾弃你,因为你对丫头这个人,从未有所表示.

那个五月我最后一次和你见面,呆呆地不知讲什么,那个时候我觉得可怜你,也觉得事情完全超出了预想范围之内,大家都完全没法接受这个现实.
你说我"没有资格评论我和薇丫的感情""是纯粹的外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大声无头绪地指责她是在玩骗人的把戏,全是她的错,不信可以给她和她的亲人打电话.
就算那个时候你错乱了,不接受现实,现在呢?

你还觉得,薇丫这个人根本只是撒谎,她只是自杀了ID,现在在哪里说不定比你更开心?
去年十月我到上海,对自己严肃发誓,此后克制自己,再也不打那个不会有人接的电话,给她的家人添不必要的伤心了.
或许应该打的,起码让她的家人知道有人还念着她.

我很后悔,当初如果我不是工作太累只发了短信+上QQ,直接打电话去作安慰,这件事的结果会因为她发泄出来一些而有些许的不同.
你可有回忆过,可有后悔?

当时你可以理所当然地叫着我没资格,可现在我他妈的可以自拍胸脯向你发誓,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指责你.
因为我不知不觉对那个傻丫头认真付出了友谊,这是我自愿的,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
这份感情让事情过去这么久,我想起她走了你还可以活蹦乱跳,就满腹怨气.

你可以快乐地继续学生生涯,现在还享受寒暑假,有没有想过,薇丫她好好一个人有一半是被你杀死的?!
别跟我说那是她自己干的傻事,你说的那些毒药一样的话,要有一点点余情略有珍惜之意,当初都不会吐出口.
你蓄意不停地提出"你去自杀吧,我正好乐得解脱"这种嘲讽的诱导,然后又歇斯底里地撇的一清二楚,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但是我以为造成那种后果,你会比我更痛苦,更后悔,更加牢记于心.
我本以为haru这个ID是给薇丫彻底殉葬了.没关系,你可以换个ID继续混嘛,我也知道你简直一定会这么做的.那时你就与天无关,与地无关,与薇丫无关了.
我抱有希望你能走出这个痛苦的阴影,大家都不再提,只是积极健康地生活下去这种态度.


可你怎么可以大摇大摆地就这么出现了?
可你怎么可以这么快乐这么欢欣鼓舞这么和从前毫无二致?
可你怎么可以这么若无其事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有薇丫这个人?

你他妈的太过分了!!!
你对她不起.

别跟我说什么你也是痛苦的,悔恨的,只是越痛苦越要闷在心里.我们是局外人都不懂.
我只看到,从事情发生开始到现在为止,你从未公开,私下表示任何对薇丫的思念,悔恨,愧疚,痛苦.
我简直可以想象如果(老天保佑绝对不要)我们再面对面,你会轻蔑地说:"那都是她的错,她的痴,和我无关.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滚远一点."
然后开始歇斯底里,笑.

别跟我说什么将心比心,要站在你的立场上考虑.
将心比心,你的心简直是冰作的,简直是铁石心肠.
时间会让人变得成熟稳重,理智忍耐,但我现在照样想指着你的鼻子大骂.
你装作淡忘,实际也忘掉,自以为这就是埋葬此事的最好方法.
殊不知这个诅咒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写至此处,只觉得悲凉.
于是裂帛一声,嘎然而止.

那瞬
[PR]
by foxmrm | 2007-09-17 18:13 | 無誠意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