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反逆的鲁鲁修]吸血鬼的游戏 The Game Of Vampire Chapter.9-13

Chapter.9



朱雀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他穿过一条条大街小巷,走过灯火通明的主要街道,渐渐走向富人区。
丘维尔不耐烦地望着朱雀穿过人群的洪潮,其中有不少衣着鲜亮可以引诱的对象,也有从事其他见不得人职业的漂亮女性,她们柔软芳香又充满激情,是最好的猎物。
在丘维尔思索着他会挑什么人下手的时候,朱雀像梦游一样越走越远,直到来到一片僻静但整洁的住宅区。
丘维尔终于忍不住从隐藏的地方走出来,一把拉住这个无所事事的家伙。

丘维尔:“朱雀君,再这样下去天都要亮了!”
朱雀:“嗯?这样?”
丘维尔:(无可奈何的)“第一次如果拿不定主意,就到贫民区去随便找个什么对象回来,只要给他们钱就好了,来——我们飞掠去那里……”
朱雀:(迷茫的)“可是那样的话,跟着我的那位先生不会非常辛苦吗?”
杰雷米亚:“哼哼哼哼~没办法!被你发现了!”

两只吸血鬼同时打了个寒噤,他们背后不远处,一个男子现身了。
朱雀半好奇半敬畏地打量他,这个青年显得那么高大魁梧,黝黑的肤色配着虬曲的深蓝绿色头发和金色的眼睛,有着难得见到的异国风味感。
他斜斜披着垂及地面的深紫色的斗篷,上面绣着金色的花纹,骄傲的样子像个苏丹。

丘维尔:(惊叫)“你!!你是那可恶的ORANGE!!!”
杰雷米亚:(极度不悦地吼回去)“我不是ORANGE!!!!!!!”

他似乎被这一句话就激怒了,一掀斗篷露出其中遮掩的部分。那的确该好好遮起来,替代左手的是一个个巨大奇异的武器装置,朱雀觉得那又像长刀又像电锯,闪着邪恶的红光,仿佛有自己的生命。
他并不知道自己遭遇了很难对付的对象,丘维尔感觉从脊柱以下开始结冰,他抖擞起了精神。

丘维尔:“ORANGE君,你跟来只是为了玩吗?我们可不是ZERO啊……”
杰雷米亚:(狞笑)“我仇恨所有的吸血鬼,尤其是ZERO!你们今天非死在这里不可,要怪就怪自己生为吸血鬼吧!”
朱雀:(思考状)“可是吸血鬼……也有作为人类的时候……”
丘维尔:“朱雀君!现在我们必须得拼个你死我活了!”

但朱雀毫无战意。

朱雀:“丘维尔,我必须得跟他打吗?”
丘维尔:(焦急地)“您在说什么呀朱雀君!他是最可怕的吸血鬼猎人会所研究出来的产物!我们应该——”
朱雀:(不确定地猜测)“逃走??”

丘维尔似乎被气得全身发抖,他好一会才凝聚了力气和冷静。

丘维尔:“战斗!我们必须战斗!高贵的血族从不逃跑,他们只会直面挑战,这是因为——”
朱雀:(半疑问地继续猜测)“设定??”

丘维尔嚎叫了一声,他亮出突然变长的尖锐指甲,冲着那个奇异的人类兵器冲了过去。
朱雀看着他们打了几分钟,他们互相飞跳着移动战场,沿途破坏道路和墙壁。
确切的说,几分钟后,丘维尔和杰雷米亚都不见了,只留下一片飞扬的尘土,破烂的建筑物和呆立着的朱雀。
他看看左边的巷子,然后是右边的,这块属于富人的静谧城区他并不熟悉。

朱雀:(自言自语)“现在我可怎么回去阿……”

月亮照在头顶上非常的明亮,他仰头看了一会月光,不由自主开始迈步,就像希冀自己能更接近月亮一般,自动地一直向前走去。




Chapter.10



朱雀一直走到路的尽头,那里有一堵三四米高的围墙,他漫不经心跳了进去,突然发觉自己身处在一大片及腰深的玫瑰花丛中。
玫瑰花在月光下闪着光,像点缀着宝石的纱巾,那些宝石,无疑是人工撒上去的点点露水。
而浇水的那位大小姐从玫瑰中抬起头,微笑着望着他。

她穿着白裙子,上面或许绣着花,或许没有,粉色的头发长长地披下来,像在月光下闪烁的瀑布,令朱雀无法注意那些小细节。
她笑起来就像玫瑰本身,全身吐露着甜蜜芬芳的气息,有着他所见过的最像星星的眼睛。

“晚上好。”她带着那种专属于少女的天真清朗的态度开口,“我是来给玫瑰浇水的,没有打扰到你吗?”
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朱雀是从天而降,还以为这是在她家晚宴上留宿的一个客人,在这方面她几乎和朱雀一样天然。
朱雀正想开口,大小姐的小猫突然勾住了她的裙子,喵喵叫个不休。
朱雀不得不蹲下身,把小猫从丝绸中解救出来,顺便被它挠了几下,咬了一口。
“阿呀!亚瑟,不要闹了……”那少女丢下喷壶,微微弯下腰,把小猫从朱雀手中接了过来,他们相视宛然。
“真是对不起……”
“不,我才是的。”

朱雀几乎忘了自己的目的,变态橘子杀人狂和丘维尔的打斗似乎发生在上个世纪。
对方冲他微笑,一瞬间好像有缥缈的乐声和吟唱缕缕从花丛中升起。
(背景音乐:O.S.T. stories)

“我叫尤菲,全名是尤菲米娅·Li·布利塔尼亚。你呢?”
“……朱雀。”
“朱雀吗?真是个有趣又好听的名字。”
“布利塔尼亚吗?”朱雀觉得似乎在别处听过这个姓氏。
“嗯,叫我尤菲就好了。相对的我也叫你朱雀君,好不好?”
“好阿……”

“你在这里做什么?”
“……散散步之类的。”
“那,帮我抱着它好吗?我想剪一些玫瑰放在姐姐床头的花瓶里。”
“当然好。”

朱雀替尤菲抱着猫和喷壶,觉得她非常不可思议,好像月亮上下来的公主。

“这一片玫瑰,全都是我亲手照料的。”
“真的很漂亮,看得出你花了不少心思。”
“这种白玫瑰在月光下面会变成淡青色,那边的黄玫瑰如果在阳光底下看,会像金子一样闪闪发亮。”

尤菲开心地指着娇嫩的花朵们,期盼地望着朱雀。

“到了白天,一起再来看好不好?”

朱雀无奈地微笑了,即使是一族的女王C.C.也经不起纯粹无遮挡的阳光直射,他将只能,永远,栖息于夜色中。

“……好。”

少女高兴地举起玫瑰花束,把它凑到脸上嗅着,用来掩盖突如其来的红晕。
朱雀望着她纤细白皙的脖颈,那里飘垂着丝丝秀发,秀雅细致地缠绕了几串小珍珠。
在那薄薄的肌肤底下就是淡蓝色的血管,其中涌动着甜蜜的……

朱雀闭上突然闪出红光的眼睛,深深用犬齿咬住嘴唇。
不!他决不能有这种罪恶的念头,对方是尤菲米娅!!!
她一定生活于幸福的家庭,并且今后也会幸福地成长,结婚,生子……一辈子生活在阳光照耀下,受主恩赐。
我应该好好祝福她,而不是伸出手斩断她的人生和未来。

尤菲米娅奇怪地望着突然停住脚步,闭上眼睛的朱雀。

“朱雀君?”

朱雀露出温和平静的笑容,睁开眼睛,在月光映照下,那是纯粹无杂质无邪念的翡翠色。

“没什么,我只是——好像被这玫瑰的香气迷惑了。”

“真的吗?我有时也经常这样,待在这里不想回去,直到被姐姐念叨,她老是说‘你要是变成一株玫瑰长在这里就不用天天跑来跑去害我担心,我也可以每天到这里给你浇水!’”
尤菲学着她姐姐的腔调插着腰,朱雀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拉,真的这么好笑吗?”尤菲开始嘟起嘴。

“没有,哈哈哈……”


正在此时,尤菲越过朱雀的肩头,看到有人穿过花丛,向他们走来。



这个人——



A 是鲁鲁修(鲁鲁修+2 调教度+2)

B 是修奈泽尔(修奈泽尔+1 调教度+3)

C 只是尤菲家的客人(罗伊德出场事件 罗伊德+2 尤菲米娅+2)


末世 10A3B
DA 6A6B2C

A



Chapter.11



尤菲米娅:“那个人是……?”
朱雀:“咦?”

朱雀顺着尤菲的视线望过去,吃惊地睁大眼睛。
(背景音乐O.S.T.Stories淡出)

鲁鲁修沿着玫瑰小径走过来,脚步舒缓,态度自然,就像这里只是不归城的后花园。
尤菲米娅看到鲁鲁修的脸,她露出欢迎喜悦的微笑,向他伸出双手。

尤菲米娅:(欢快地)“鲁鲁修表哥,你也来花园啦?”
鲁鲁修:“没办法,宴会实在是有点……不适合年轻人。”

他用手扯着领口的白色皱绸,还有上面的金别针,一幅很不耐烦的样子。

朱雀:(惊异的)“……鲁鲁修?”

鲁鲁修像是才看到朱雀,眯着眼睛向后仰了仰头,算打过招呼。

尤菲米娅:“朱雀君果然是表哥带来赴宴的朋友吗?”
朱雀:“呃,我是……”
鲁鲁修:(打断他)“没错,朱雀最近才搬来这一带,没有什么熟悉的社交圈,我带他到晚宴上散散心。”
尤菲米娅:(天真地微笑)“这样阿!朱雀君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们刚刚聊的很开心!”

鲁鲁修靠近朱雀,从后面拉住他的手臂,他优雅地冲尤菲米娅微笑,眯细的眼睛看上去很危险。

鲁鲁修:“能让你开心,朱雀真是功不可没,我待会要好好谢谢他。”
朱雀:(感觉气氛不对)“鲁鲁修?”
鲁鲁修:“朱雀,你觉得一瓶上等的波尔多葡萄酒——作为谢礼够不够?”

朱雀直觉鲁鲁修很不愉悦,尤菲这样善良的人类和吸血鬼们待在一起总是危险的,他得想办法离开。

朱雀:(推搪)“鲁鲁修真爱开玩笑,明知道我一点酒都不会喝。”(他自然地笑着转向尤菲)“已经这么晚了,下次再作正式的拜访好吗?”

尤菲转过头,朱雀可以清晰看到她眉梢眼角的失望。
“你要走了吗?”
“啊啊,我必须得回去了。”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下次一起看那种阳光下最好看的黄玫瑰吧?”
“当然。”

“那么我先回去了,希望柯内莉娅姐姐还没有发现。”
尤菲唇角浮起一丝顽皮的微笑,她接过她的猫和喷壶,很快向巨大的建筑那边走去,走到花园门口的时候,朱雀很清晰地看到她举起玫瑰花束,向他们挥了挥。

“鲁鲁修,不要欺负朱雀君呀!”

朱雀听到鲁鲁修轻声抽气,一副被说中了的样子。

朱雀:(试探着开口)“尤菲……”
鲁鲁修:(在想事情)“嗯?”
朱雀:“尤菲的…也是紫色,和你的眼睛看起来好像。”
鲁鲁修:“哼!还不如说更像修奈泽尔,他们在血缘关系上更近一些。”

鲁鲁修转过身,向更僻静的一人多高的玫瑰花篱走去,朱雀很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鲁鲁修:(边走边说)“很久以前,作为人类的时候……这是我的家族。布利塔尼亚家族的人,经过了这么多代,眼睛还居然保持紫色,听上去真是有点可笑。”
朱雀:“你们是一族人吗?可…尤菲是普通的人类女孩子。”
鲁鲁修:“我们需要伪装自己的人类身份,藏身于自己本来的家族里最方便不过了。修奈泽尔也是,每隔几十年就会以某个分支远亲的身份在家族里露一下面,然后下一次稍微改变自己的外貌,继续装作他们后裔。”
朱雀:“原来如此,我还在想,鲁鲁修和尤菲是表兄妹,实在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

鲁鲁修走到足够深的花篱中,确信已经没人可以听到或者看到他们,他停下脚步,用有点戏谑的声音说。
“所以,就像命运把你带来一样——你最后选中了尤菲。”
“选中?”
“不是吗?这可是漂亮的不可多得的祭品,C.C.一定会高兴的。”
“祭品……你是说……”
“不是这样的吗?”
“我……没有这样想过。”朱雀沉默了一下,坚定地回答。

鲁鲁修盯着朱雀的嘴,他太习惯用牙齿咬下唇,没有注意现在犬齿锋利了很多,那里马上就出现了几个细小的伤口。

“尤菲是布利塔尼亚家的孩子,你也不希望自己的族人被当作祭品吧?”
“我无所谓。”鲁鲁修干脆地回答,“吸血鬼没有亲人。”
朱雀抬起头惊异地张大眼睛。
“同情心过剩,第一次做这个的血族总是这样,需要我来帮你下定决心吗?”

鲁鲁修挺直身体,傲慢地伸出手,一道电弧般的光从他指尖扭曲着出现。
他的双眼燃烧着,像闪电和火焰,同时具有暗紫和鲜红。
朱雀呆在原地动弹不得,被眼前魔术般的妖异景象镇住了。

“很简单,你只要咬破她的脖子,做个专属于女王陛下的记号,再让她穿上处女的白袍……”

鲁鲁修的魔力开始固化,向尤菲消失的方向伸出蓝紫色的触手。

“不能对尤菲这样做!”
“马上就好了。”
“我说不行!!!”

朱雀爆发了,他用尽全力阻止鲁鲁修,没有料想他会突然出手,鲁鲁修失去了平衡。
花篱剧烈地震动了几下,各种颜色的花瓣缓缓掉落,像下了一阵玫瑰雨。



Chapter.12


他们滚倒在玫瑰花丛中,鲁鲁修在朱雀底下,带着痛楚的表情,盯着朱雀按在自己身上的手。

“她对你还真是重要,真的只是第一次见面吗……莫非是一见钟情?”

“就算只说过几句话,尤菲也是我的朋友阿!”朱雀用双手揪着鲁鲁修的披风,他的胳膊好几处都被玫瑰的刺划伤了,想必鲁鲁修的情况更糟。“我不能让那么好的女孩子当牺牲品……”

“吸血鬼和人类永远无法成为朋友,朱雀,他们只是猎物!”

“不是这样的!”朱雀急促地呼吸着,“至少,我们不能带尤菲回去!”

鲁鲁修叹了口气,决定换一种方法劝服,他放软口气,用手指拨开挡在朱雀和自己之间那棕色的卷发。
“她不一定会死,C.C.比起人血对披萨更感兴趣,她不会轻易杀人。”
然后他发觉劝说无效,朱雀又哭了,手指摸上去湿漉漉的。

“好像每次跟你谈话,你都要哭……”
朱雀慌张地抬手去抹,眼泪还是大颗的,噗噜噗噜的,掉下来。
“嗯?好奇怪……止不住……真的好奇怪……”

朱雀想站起身,鲁鲁修半途制住朱雀的腰,把他圈了回来。
“有办法止住的,我保证。”
他的拇指碾过朱雀的下唇,流连在被咬出血的伤口上。
“鲁鲁修?”朱雀半是疑问半是害羞地叫出对方的名字,他的绿眼睛还很湿润,睫毛上带着水光。

鲁鲁修的腿插进朱雀的两膝间,向上顶,狠狠摩擦。

朱雀突然软了下来,他俯在鲁鲁修身上喘息。

鲁鲁修把脸埋在朱雀汗湿的颈间,很愉悦感觉到他的动脉血管震动得那么剧烈。他喜欢这种过程,能够完全掌握对方的弱点,控制对方呼吸的节奏。
“鲁…鲁修……不要……”朱雀在攻击的缝隙里进退维谷,他的肘关节和膝盖都在簌簌发抖,拒绝大脑发出的指令。
鲁鲁修用指腹轻碰朱雀的后颈,引起新一轮美妙的战栗。朱雀小声呻吟着,用力抓住鲁鲁修的肩膀,直到鲁鲁修闷哼出声。
“朱雀……真的很痛!”

“嗯……”朱雀稍微离开一点距离,他的眼睛变得非常迷蒙,“对不起——抓到你的伤口了?”

“做给我就原谅你!”

“……要我做什么?”
朱雀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如果亲吻就可以治愈的话,他不介意在这个时候亲亲鲁鲁修身上的那些伤痕,他现在感觉非常快乐,这是鲁鲁修安抚的功效。

鲁鲁修牵着他的手,半强迫地按在一片火热。
朱雀突然睁大眼睛,他的头顶在往外冒蒸气,脸蛋喷火。

“……要我……要我吻它吗?”

鲁鲁修觉得迟早自己会失血过多而死,无论是以哪种形式让血液离开身体。
他泄气般地呻吟了一声,抱着朱雀翻了个身,让两个人的身体能更直接地平躺在泥土里,而不是玫瑰刺儿上。
在月光下,朱雀的眼睛里有整个星空的光辉,这种光更刺激了鲁鲁修的情欲。

朱雀在外套里面穿着浅色的衬衫,紧紧扣到最上面一个扣子,在这之上系着装饰用的绿领带。
鲁鲁修专注地解完外套上的纽扣,让它平铺在二人身下。
然后他用牙齿咬住领带的尖端,开始粗暴地扯衬衫,衬衫上的纽扣四处飞溅。

“鲁…鲁修……?”

朱雀不解地伸出手想去摸鲁鲁修的头发。

“鲁鲁修,你怎么了?”

“不想受伤的话就不要动!”

鲁鲁修抚摸着朱雀的腹肋,沉迷地在上面咬了几个洞,吸了口血。
反正它们会恢复,鲁鲁修想,不过在这之前,他会再添新的伤口上去。

朱雀并没有觉得特别疼痛,那是从未体会过的撩动神经的快感。
鲁鲁修一路制造淤血和咬痕,从肩膀到锁骨,最后在朱雀的嘴里,卷起他低温的舌尖。
在月亮的注视下,他们交融在一起的亲吻,有着鲜甜的血的味道。



Chapter.13



鲁鲁修躺在自己的披风上,朱雀从侧面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指叠上鲁鲁修细长冰凉的手指。

“鲁鲁修?”

“嗯?”鲁鲁修觉得全身懒洋洋,他们刚才交换了彼此的血,各自迸发了一次。性欲和鲜血总是连接在一起,这种简单的解决手法并不能令人完全满足,但他下定决心循序渐进。

“就是……尤菲的事……”

朱雀感觉到鲁鲁修的身体迅速冷下来,他慢慢坐起来,有点轻蔑对朱雀弹弹手指。

“答应你了。”

“什么?”

“我不会动尤菲的,而且其他的吸血鬼也不能骚扰她,因为布利塔尼亚家族和吸血鬼订有契约……”

“真的?!”

鲁鲁修听出朱雀的声音是发自心底的快乐,他心底堵着的硬块瞬间增加了三倍,他扭过头拍打着身上的玫瑰花叶,划破的黑色紧身衣缝隙里露出光洁如大理石的肌肤,因为血液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
朱雀半跪在那里,十分迷惑。

“鲁鲁修,你在气什么?”

“……没什么。”

“绝对是在生气的样子……”朱雀小声说,他蜷曲着手指碰触鲁鲁修的要害,“还是因为没有亲到,很痛苦吧……”
“朱雀……?喂!”鲁鲁修觉得自己有点吃不消,他试图站起来,躲开朱雀搔痒般难耐的行为,却听到很响的哧啦一声,那本就快揉烂的黑色长裤从根部被扯裂了。

(小明攻略:于是你只好裸奔了,裸王zero。)

鲁鲁修:(超级冷汗)“朱雀,别这样……我不是这个意思……”
朱雀:(天然微笑)“没关系,鲁鲁修,我会让你舒服的……”

鲁鲁修更不舒服了,朱雀一定是因为尤菲才这么积极的,这像一种默许的共犯交易,又刺痛又令人恶心得起鸡皮疙瘩。

鲁鲁修:(低声)“你……果然是为了……”

朱雀的注意力集中在别处,他意义不明地“嗯”了一声,微微张开嘴,用舌头轻触那火热的脉络,然后是更深处……
鲁鲁修苦涩地抓紧朱雀微微湿滑的卷发,轻轻扯动,朱雀的动作过于青涩,需要牵引。一想到他是为了什么在努力,鲁鲁修简直无法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胸口满溢妒忌的毒液的瞬间,鲁鲁修爆发了,他恶意地压迫朱雀的喉咙,然后突然退出。

“鲁鲁修……这个是……”

大滴大滴的乳白色挂在朱雀身上,到处都有,手指上,头发上,脸颊上,嘴唇上,还有一些直接粘住他的睫毛,半透明的白色和绿色的眼睛,真像在梦里……

鲁鲁修混沌地看着朱雀沾了一点那种白色,放在嘴里尝了尝。

“鲁鲁修……原来喜欢这种事阿?”朱雀若有所思,他用的是疑问句。

鲁鲁修觉得自己几千年吸的所有血液都直接冲到头顶上去了,他僵直地起身,用魔法修复了自己的裤子。
直到朱雀完全整理好自己,鲁鲁修还是不敢回头。


鲁鲁修:(无比正经地)“该走了,再这样磨蹭,你会找不到下一个目标的。”
朱雀:(很沮丧)“还是得去呀……”

鲁鲁修伸出手,微笑了一下:“我会陪你的。”


鲁鲁修不想翻围墙,他们穿越花园走向侧门,从那里离开了布利塔尼亚家的庞大宅子。
走过一个街区以后,鲁鲁修停下脚步。
他放开朱雀的手,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朱雀,你先回去吧。”

“鲁鲁修?”

“我还没有跟尤菲的父亲告别,这样离开晚宴很不礼貌,我得回去把这件事情交代清楚。”

朱雀笑了起来,“鲁鲁修真是谨慎呢……”

鲁鲁修摸了摸朱雀的头发,忧郁地微笑了一下,然后像突然消失一般飞掠而去。
朱雀眨了眨眼睛,他还不是特别习惯吸血鬼的某些特殊技能。

他的把手放在鲁鲁修刚才碰过的地方,深呼吸了几下。


此时,朱雀决定——


A 听鲁鲁修的话直接赶回城堡去(鲁鲁修+1)

B 自己试试去寻找别的猎物(罗伊德出场事件 罗伊德+2 修奈泽尔+1 调教度+1)

C 直觉有什么不对劲,赶回尤菲米娅身边去(尤菲米娅+2 调教度+3)



DA 3A3B3C
末世 2A6B3C

B路线确定
[PR]
by foxmrm | 2007-06-29 15:54 | 反逆鲁鲁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