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茂明 見参!!!


by foxmrm

[反逆的鲁鲁修][黑白]噩梦星 Nightmare Star 1END

警告:此文涉及主角人物绝非CLAMP与SUNRISE的朱雀和鲁鲁修,而是作者脑内理解的朱雀和鲁鲁修,架空世界,与原作无必然联系,性格经过一定尺寸的扭曲和变形,特此声明。







Nightmare Star
噩梦星




“来生孩子吧!”

朱雀恶狠狠地把这块印着花体字的树皮撕掉,他讨厌这个季节,讨厌这种直接的明示。
树皮一定是皇家的小姑娘放在他的洞口的,她还没到交配年龄,却在积极地做这种事情了。
朱雀回忆着那个记忆中的亲戚,明明记得她幼崽期还满可爱,突然一下就变得这么缠人。

朱雀正好处在临近交配的黄金年龄,他四肢修长,牙齿锋利,有敏锐又明亮的绿眼睛,闪着光的蜜色皮肤。毛发是很纯粹的棕色,没有长毛的肩头、手臂和腿上分布着美丽的肌肉,像是青涩的表皮还未曾被剥开的果子,坚硬又多汁。

他气哼哼地抖动着耳朵,把树皮碎片捧在手里,走出巢穴。
然后他僵直了,玄武就蹲在洞口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上,像早就知道他会出来。
距离这么近,朱雀不能装作没看见退回去,他只好硬着头皮,垂下耳朵和尾巴。
“父亲大人,您怎么来了?”

玄武严肃地点着头,他是这个部落的最强有力的首领,这造成他一贯高高在上的说话态度,即使对象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会例外。
“朱雀,我要把两个人交给你照顾。”他跳下岩石,领着朱雀转向森林那边。
“两个人?”朱雀觉得事情不太寻常。自从他三岁离开父亲的山洞,就一直独自住在森林的边缘,两个人交集并不太多。

“鲁鲁修,娜娜丽。”
随着玄武的呼唤声,树丛那边淅淅嗦嗦一阵响动,两个孩子露出脑袋。
朱雀十分惊异地望着两小只生物挪动过来,大的那只应该和自己年龄相仿,小的那只有着柔软的浅色耳朵和尾巴,闭着眼睛,后肢似乎不能动弹,完全依附在大的那只身上。
玄武相对和蔼地为他们介绍:“这是我儿子朱雀。”
他指着大的那只:“这是哥哥,鲁鲁修殿下。”
接着指着鲁鲁修背上浅色的那只:“这是妹妹,娜娜丽殿下。他们是从‘上面’来的,你要好好对待他们。”
朱雀抽了口气,‘上面’来的住民,怪不得父亲这么郑重其事。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一生之中有幸见到‘上面’的人,并且和他们住在一起。

朱雀是很想对这两个新来的孩子友好的,但鲁鲁修完全不想。
鲁鲁修瞪着朱雀毛茸茸的两只耳朵支棱在鬈发里,吃得很肥毛尖发光的棕色小尾巴卷起来,甩来甩去,一幅很会积极捕猎的模样。
朱雀也在偷瞄鲁鲁修,这个少年有着大的不寻常的尖尖的黑色耳朵,长长的黑尾巴极不友好地翘在头上摇晃,紫色的眼睛似乎会随着光线变形状。
他的妹妹娜娜丽,看上去温和娇小的多,趴俯在哥哥的背脊上一声不吭,如果没有那均匀细微的呼吸声,朱雀或许会以为她是一只很可爱的拟人玩具。

玄武走了以后,朱雀领鲁鲁修和娜娜丽到他的洞穴里去,这干燥舒适的洞穴三个人住都很宽敞,物资也堆放得很整齐。
正在这个时候战争无端爆发了,朱雀发誓决不是自己开的头。
他只是刚想去碰娜娜丽颜色不寻常的耳朵,就被鲁鲁修一爪拦住。

“喂!你在干什么?!”
鲁鲁修扑在朱雀身上,亮出尖锐的爪子。
“我要保护娜娜丽!”
“你疯了!”朱雀开始用牙齿反击,在娜娜丽惊惶的喊叫中,两只小东西打来打去咬来咬去扑来扑去。

朱雀:“嗷嗷嗷嗷!汪!”
鲁鲁修:(怒)“喵呜!喵呜——!”

他们一路打到洞外,沿着山坡骨碌骨碌滚到水里。朱雀全身都湿透了,跳起来抖毛,鲁鲁修在到达水池的最后一刻抓住旁边的树枝,伏在上面舔爪子,若无其事地认真擦脸。

“你使诈!”朱雀沮丧地看着身上湿漉漉一小簇一小簇粘起来的卷毛。

“认真打我也不会输给你!”

他们再次打成一团,鲁鲁修使劲挠朱雀的脸。
最后朱雀不想跟这么弱的人浪费时间,夹着尾巴跑了,鲁鲁修一直把他撵到树林边缘。

于是就这样,鲁鲁修和娜娜丽在朱雀的山洞里安顿了下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只雄性幼崽勉强相处着,这多亏了有娜娜丽从中调节。她总是很温顺体贴地听鲁鲁修抱怨朱雀是多么笨拙,听朱雀大骂鲁鲁修是多么无能,然后把准备好的食物递给他们吃。
鲁鲁修不得不承认朱雀很会狩猎,在这自然环境严苛的星球,他不但一个人负责带回三人份的食物,还把仓库里都塞得满满的。
朱雀认定鲁鲁修是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猫,而娜娜丽后肢不能动弹,又看不到东西,这令他在背后格外照顾对方。

有一天,朱雀叼着只肥兔子回到山洞,突然发觉娜娜丽和鲁鲁修都不见了。
他把兔子甩到横梁上,冲出去找两人。如果只是走到部落里去还好说,万一走到了充满各种各样未知的危险的森林里去,说不定会被猛兽撕成碎片。

他一直找到天黑,大粒的雨滴从浓密的叶子中间坠下来,提醒他雨季已经到了。
这也令他更加焦急,在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他终于发现鲁鲁修和娜娜丽在一个泥塘里挣扎。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兄妹二人从烂泥里面拉出来。

朱雀接过娜娜丽让她搂住自己的脖子,安稳地伏在背上,三个人缩在一片大叶子底下躲雨。
几乎是一站稳,朱雀就用肮脏的泥爪子给了鲁鲁修一下。
“笨蛋!你想告诉我只是跑到这里来玩吗?!鬼才信——”
鲁鲁修本想吼回去,突然发觉朱雀在哭,他刚才是真的很害怕自己救不了鲁鲁修和娜娜丽,那样下去大家都会死掉。
他只好难得不强势地帮朱雀抹了抹耳朵上溅的泥,安慰道。
“不会有事的,我真的只是不小心……”
朱雀突然捂住耳朵大叫。
“不准摸!”
“什么呀!原来你的耳朵是弱点……”
“没……没有啊!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朱雀逞强地怒视鲁鲁修。
“真的?”
“当然!”
“鬼才信——”鲁鲁修一爪子打在朱雀的脑袋上。
“呵呵,哥哥和朱雀君感情真好。”娜娜丽伏在朱雀背上笑得直颤,鲁鲁修和朱雀相视了一下,互相撇开头,偷偷在背后露出一个微笑。
他们就这样和解了。

雨停后,三个人往家里赶,在回去的途中,他们听到族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听说了吗?玄武首领今年的交配对象,已经决定是那个‘上面’下来的娜娜丽小姐了!”
“阿——感觉好悬殊,不会死人吗?”
“也难怪,这种珍贵的‘上面’来的雌性,不好好利用就没有价值了。”
“呃,这么说起来我也有点想试试……”
“这么说起来首领的儿子已经预定好对象了吧……应该是神乐耶公主?”

这些传言一字不拉地被孩子们听到了,鲁鲁修和朱雀陷入了沉默,娜娜丽很懂事地什么都不问。

夜晚,朱雀和鲁鲁修和娜娜丽仰躺在草地上面对天空,他们三个的脑袋凑在一起躺成个圆形。
朱雀很烦躁,这个星球的生殖率已经越来越低。联合种族政府不得不出台强制政策,在交配月内,已经到达成熟年限的居民如果不找好对象交配,就会被处死吃掉。
这种听上去很残酷的法令也是不得已的。为了哺乳类种族不会灭亡,他们不得不向‘上面’,也就是另外一个星球求助,拿珍贵的树木资源、宝石和其他珍稀矿物换得可供生存的高等科技手段。
朱雀肯定捱不过这次的交配月了,何况他也很为鲁鲁修和娜娜丽担心。

“喂,娜娜丽,‘上面’是什么样的?”
“嗯,朱雀君?”
“你们不是来自‘上面’的星球吗,那里据说什么都有,也不用自己捕猎对不对?”
“对不起,我离开那里的时候还小,什么都记不起来呢……”娜娜丽有些抱歉地说。
朱雀只好扭过头期盼地望着鲁鲁修。
鲁鲁修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只好说:“哼,上面是噩梦一样的世界。”
“噩梦?”朱雀不能理解。
“没有树,没有花,没有蓝色的天空,只有金属、水泥和其他无机物。”
“那些都是什么?”
“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懂。”
朱雀翻过身去踩鲁鲁修的爪子,但是鲁鲁修居然没有避开,他忧虑地望着星星。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阿?”
“不交配就会死的传闻……”

朱雀无言以对,但是另一个好久没听到的浑厚声音回答了鲁鲁修。

“正是这样的,鲁鲁修殿下。”

朱雀一骨碌滚起来,慌张地迎接父亲大人,玄武看上去很不高兴。

“交配月马上就要到了,雄性满10岁,雌性满8岁都得在这个月完成交配,以度过相对不严苛的雨季完成生产。”
朱雀想起自己满十岁,而娜娜丽正好是八岁整,他结结巴巴地说。
“父亲大人……娜娜丽的话,我也可以。”
玄武严肃地哼了一声。
“你另外有别的对象。”
朱雀的脑海里立刻浮现起皇家大小姐的脸和那些用词热烈的树皮。
“我不喜欢神乐耶。”
“这种事情并不能以喜好决定。”
朱雀绝望地环视四周,他并不想反抗自己尊敬的父亲,却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妥协。
“我想……一定有别的合适的对象。
“那么,鲁鲁修殿下也可以用。”
玄武想让儿子接受他接下来要宣布的消息,那么把鲁鲁修分给他倒也无所谓。
朱雀跳了起来,全身的毛都炸了。
“什么?!?!”
玄武沉着脸说:“正如大家所传言的那样,我是来迎接娜娜丽小姐作为今年的‘交配对象’的。”
娜娜丽看起来要晕了,鲁鲁修不得不扶着她。
玄武接着宣布:“这次我们和‘上面’谈判,他们同意提供给我们同性生子技术,这样的话就可以顺利提高种族产量,我们也就不必担忧我族的灭亡问题了。”
“我不要!”
“那么他就只有死了。”玄武不容拒绝地走到娜娜丽面前,抓住她的肩膀。
娜娜丽哀求般地用双手抓住朱雀和鲁鲁修,她根本不想去。但是成年人的压迫令三个孩子不得不松开彼此的手。
朱雀握紧拳头,深刻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无力,他看着高大的玄武抱着虽然看不见依旧向他转过头的娜娜丽走进森林。
他转身望着同样握紧拳头的鲁鲁修,对方死死瞪着地面好像在忍耐什么。
朱雀想对鲁鲁修说点话,他说:“鲁鲁修,我发誓——娜娜丽不会被怎么样的,我们可以把她救走,然后逃到森林里去。一定会有机会的!”
鲁鲁修用爪子顶住朱雀的下巴。
“别说这种不切实际的话了,如果不完成交配,我就只有死在这里。”
“阿?”
“你可以找皇家的那个女孩交尾去,我会穿过森林,自己去救娜娜丽,我们不能死在这个星球……”
朱雀感觉一股仗义之气冲上头顶,他一爪子拍在鲁鲁修肩头。
“你不能单独去,我不会让你死的!”
鲁鲁修转过头沉思,他突然眼睛一亮。
“有办法了!”
“什么?”
“我们可以‘假装交配’!只要撑过了交配月,就可以找到空隙,假装去看娜娜丽然后把她救走。”
“好!可是什么是‘假装交配’?”
鲁鲁修回过爪子,仗义地拍在朱雀肩膀上。
“我会教你的!”

他们回到朱雀平常习惯睡的床上,开始第一次练习。

鲁鲁修用爪子按住朱雀的耳朵,往里吹气,敏感的耳朵开始微微颤抖。
“呜……鲁鲁修,一定……要假装交配吗?”
鲁鲁修伸出带有倒刺的舌尖舔舔朱雀的脸,安慰他。
“不是你提议的吗?只要假装就能活下去,我们一定要装的很像很像。”
他的舌头勾住朱雀的锁骨,绕了个圈。
“这个也是假装……”
鲁鲁修啾地在朱雀的肚皮上亲了一下。
“这个也是假装……”
鲁鲁修用细长灵巧的尾巴缠住朱雀害羞的性器,坏笑了一下。
“这个也是假装……”
“嗯,啊……呜……”
朱雀后肢蹬动了几下,鲁鲁修抓住他的髋骨,把他使劲拉过来,两只紧紧卡在一起。
他用爪子摩擦着朱雀小腹上那些丝绸般细腻的毛,惩罚般地强调道。
“只有接吻才会怀孕,所以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接吻哟。”

然后鲁鲁修的尾巴向后伸去,非常直接地捅了进去。
朱雀抽搐了一下,很辛苦地忍耐着不把身上的鲁鲁修打飞。
他的音调都变味了,变得又高又尖。
“这是什么?”
鲁鲁修的尾巴钻得更深,向各个方向来回探索朱雀的内壁,接着开始一会深一会浅地抽插。
朱雀哀鸣着,他不晓得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只觉得身体里又热又痒,像好多只虫子在爬来爬去,难受极了。
“这个也是假装哦……”
尾巴似乎碰到了某个点,朱雀尖吠了一声,内部不受控制地紧缩了起来,同时前端分泌出很多液体。
鲁鲁修把尾巴抽回来,送到嘴边舔上面粘粘的半透明物质。
“这是很舒服的事情吧?”
朱雀用两只爪子掩着脸,试图遮掉过于激动的红晕。
“才……才没有……”
鲁鲁修眯着眼睛,哼了一声,用爪子拨拉出一条皮绳。
“那么……肯定是因为第一次太紧张吧?”
“咦?”
“我会一直做到你舒服为止的。”
“等一等,鲁鲁修!不是说假装交配吗?!”
“所以要克制啊,你看看别的那些人都是因为接吻才怀孕的……”
鲁鲁修叹了口气,把朱雀的前面用皮绳索系了一个蝴蝶结。
“种子会从嘴里被吃下去,吞进肚子里变成孩子。”
“这样啊,鲁鲁修懂的真多,我都完全不知道。”
朱雀亮晶晶地眨眼,很钦佩地望着鲁鲁修。
鲁鲁修抬起朱雀的腰部,让他还在张合的玫瑰色后穴对准自己蓄势待发的尖端。
“所以我们做别的就好了,来假装交配吧!”
“はい!!!”朱雀元气地合掌表示同意。


以这一天为标识的交配月开始了,外面下起一直不会停的瓢泼大雨(Rain Cats and Dogs),鲁鲁修和朱雀夜以继日假装交配。
除了必要的日常生活,他们都呆在洞穴里吃储存的食物。每当朱雀提到要出门走走,鲁鲁修就咬住朱雀最受不了的耳朵,让他乖乖倒回床上。
玄武过来查看过几次,两人顺利地瞒过了他。附近的居民经过山洞时,听到里面激烈的情事,都觉得非常满意。


交配月接近尾声的时候,朱雀怀孕了。

他耷拉着耳朵坐在床上,鲁鲁修在一边非常责备地看着他,用总结性地口吻断定。
“一定是那一次,就是那次——你做的太投入,不小心凑过来吻我才造成的结果。”
朱雀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他哭丧着脸问:“怎么办?怎么办??”
鲁鲁修很麻烦地摊手:“打掉。”
朱雀眼泪汪汪地望着他,“鲁鲁,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么?”
鲁鲁修装出一副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板着脸说:“既然真的交配了,就要有当妈妈的觉悟啊!首先要负起责任来,玄武一定会杀了我的吧……”
“我会保护你!”
“神乐耶一定会纠缠不休。”
“我会跟她讲清楚!”
“娜娜丽那边怎么解释……”
朱雀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那还是打掉吧……”
鲁鲁修一把抱住朱雀:“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果然还是结婚来得稳妥!!!”


鲁鲁修向朱雀求婚的那个晚上,下了整月的大雨终于停了。

鲁鲁修驾轻就熟地在森林中穿梭着,最后在一片整理好的空地上看到等在那里的娜娜丽。

娜娜丽用她的下肢稳稳地站立着,紫红色亮丽的双眼像两盏小灯,她既没有尾巴和爪子,也没有耳朵。取代耳朵的地方,是两支呈V字型向前探的紫红色触角。
娜娜丽看了一眼鲁鲁修的耳朵和尾巴,有点吃惊。
“哥哥,你怎么还戴着这些伪装?”
“嗯,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我还不想除去它们。”
娜娜丽谨慎地点头:“也对,上次真是危险呢,从地下巢穴出来的时候差一点就被朱雀君发现了。”
鲁鲁修回想了一下,他记起那天朱雀脸上闪现的泪痕,不禁微微抿起嘴唇。
“娜娜丽除掉了那些伪装物,就是说成功了吧?”
“是呀!”娜娜丽开心地拍着巴掌,“我已经成功地让玄武怀孕,并把他拖到地下巢穴固定好。很快哥哥就可以看到我们的第一批小孩了哟!”
“虽然虫族不介意受孕对象的性别和样貌,你也好歹挑剔一点嘛……”
“可是,玄武大人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呀!”娜娜丽欢笑着说。

鲁鲁修有点头疼地用手指敲着太阳穴,娜娜丽的表情突然认真了起来,她抓住鲁鲁修的手。
“因为,这个世界虫族的王只剩下我和哥哥两个人了嘛,除此以外的生物都不重要。”
鲁鲁修轻松地微笑:“没有关系,很快我们就会经由哺乳类的身体,让虫族的孩子们布满这个星球。然后我们将再次飞到‘上面’去,夺回应属于我们的母星。”
娜娜丽紫红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仿佛已经看到想象中的那一天。
“一定会的!”
“很好。我这边也几乎要成功了,不过母体的素质还太年轻,我要多观察两天。”
“阿拉,哥哥不会是……”
“怎么会?”
“我明白,我明白!朱雀君对哥哥来讲实在是太可爱了,要小心地对待自己的初次交配对象哟,嘻~”

娜娜丽扇动着背后巨大透明的翅翼,毫不费力地飞起来,她有点戏谑地围着鲁鲁修绕了一圈,离开了森林空地。

鲁鲁修目送娜娜丽离开,然后回到岩石中的巢穴里去。
朱雀还在睡着,鲁鲁修依偎过去,他喜欢哺乳动物温暖的身体和光滑的肌理。
他把头埋在朱雀的心脏部位,听着鲜血有规律地脉动。
然后他吻了交配对象微微隆起的腹部,那里正在孕育着一个崭新的世界,无数充满希望的种子正静静等待孵化。
他想象着朱雀发现事实真相的表情,会怎么样地怀疑,震惊,痛苦,疯狂直至崩溃。
不过他会好好看着这一切的,他想象着几百只或者上千只虫族幼崽从朱雀大张的双腿里往外爬,不禁心花怒放。
朱雀又健康又年轻,他有充裕的时间调教并改造他,延长他作为哺乳动物短暂的寿命,作为用来征服这个世界的必要工具。
然后他会继续产下他的孩子,第二次,第三次……他美丽的深红色的花唇会一直充满鲁鲁修的精液,然后孵化成可爱的孩子们,从同一条甬道诞生……

朱雀被鲁鲁修的笑声惊醒了。他睁开眼睛用爪子钩住鲁鲁修。
鲁鲁修温柔着回握住他的爪子。
“把你吵醒了么,朱雀?”
在这个短暂又甜蜜的噩梦快要结束之前,他不介意再陪朱雀一小会儿,玩这种过家家游戏。因为他的确很喜欢朱雀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那颜色和记忆中深绿色的母星是一样的。
朱雀懒洋洋伸展了一下肢体,往鲁鲁修怀里蹭了蹭。
他还没太睡醒,只是凭着本能盯住鲁鲁修色素淡薄的嘴唇,露出一个天然的微笑。

“鲁鲁,”他把他的头往下拉,“我们来生孩子吧!”

“嗯……”鲁鲁修俯下身,无比乐意地粘住朱雀的嘴唇。


END


一点小说明:

小狗摇尾巴是表示欢迎,小猫摇尾巴则是敌意重重了。
把不认识的猫和狗放在一起,它们就会打架,总是猫赢。
但是把小猫和小狗放在一起养,他们就会一起长大很和谐礼让。
鲁鲁修和娜娜丽都是幸存的虫族,他们是来征服世界让人族还是什么设定族当奴隶的坏人。
接吻当然不会怀孕,鲁鲁修当然是在骗朱雀,在故事的结尾,朱雀依旧以为接吻就是新一轮的生孩子过程,所以是在变相要求接吻,但鲁鲁修当然是另外一个意思了,嘿嘿。
[PR]
by foxmrm | 2007-06-27 17:22 | 反逆鲁鲁萌